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21章 交易

“靈族?!”除了小團子,在場眾人包括小浣熊對這兩個字都表示從沒聽說過,小團子突然用圓溜溜的眼睛瞪著他,“你這個白澤竟然還覺醒了真實之眼,絕對是純血白澤無疑,你的族人怎麽把你這麽一個珍貴的幼崽丟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

白澤少年清澈無波的眼眸瞬間閃過了一點小小的漣漪,隨後又極快地消失了,隻是笑而不答,“我看過你煉製出來的丹液,淬煉的濃度很高,幾乎沒有雜質,這對魔獸也有很大的好處,希望這位火靈大人能夠也給一些丹液給魔獸們,當然我們不是白要的,會給回等價的珍貴寶貝。”

說完白澤少年就彎腰朝著胖團子做了一個快速變化的繁複手勢,這是白澤一族在上古時期最高的禮節,表示對方是白澤一族最尊敬的客人,小浣熊和小白不約而同對小團子另眼相待,世上能讓白澤大人這麽尊敬的人物,難不成這隻小團子的實力比白澤大人更高不成。

胖團子點了點頭,特別坦然地表示接受了白澤少年的請求禮節,在這一瞬間她身後的眾人都感覺她小身子上充斥著一股特別炙熱強大的氣勢,升騰起來的氣息像是從上古蠻荒時期走出來的巨獸。他們清楚地看到,團子的眼睛裏突然冒出了一股火焰。

花若星很著急地不顧在場所有人,拉著團子的手盯著她含有火焰的雙眼,求證似得問道:“妹妹,你還記得你是誰嗎?”

團子眼睛裏的火焰消退了一些,“唔,我不是人。”她想了很久,脆生生的聲音響起,語氣不是肯定。

果然,花若星顯得更加緊張了,團子才三歲,花若星怕她被接受的傳承給同化了,果然連她是誰都記不清楚了,“你是花若雲,我們的妹妹,你是人知道麽。”

團子直愣愣的看著大哥哥,有點疑惑:“我是人嗎?”花若星拚命的點點頭,她的爸爸爺爺和兩個哥哥都擔憂地看她。團子記得她之前不是人來著呢,好像自己飄蕩了很久才化成人形,一直都是孤零零地飄來蕩去,直到老頭子把她撿了回去喂養,給老頭子當煉丹童子……

團子剛想起了一點點,就啊的一聲抱著頭痛叫,後麵的一想起來就頭好疼,心裏有個聲音告訴她不能再回想過去了,否則就會很危險,花爸爸和花爺爺心疼地抱著倒在地上的胖團子,小心地呼呼說既然痛就不要想了。

白澤少年好像是早有預料一樣,蹲下來摸了摸她的一頭短毛,手上冒出白色的光,白光一罩住她團子就感覺到不痛了,反而特別不客氣地叫白澤少年再多來點治愈術,大哥哥連忙囧囧地拉住她的小手轉移注意力,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重新變得精神熠熠的小團子伸手在花若星大哥哥精心準備的隨身攜帶小兜兜裏掏出了一塊肉幹,轉頭問仍然很平靜很有耐心的白澤少年,“可以給你們丹液,你們有多少寶貝就可以換多少丹液。”

想當年她從來不缺美味的口糧(⊙o⊙)哦,隨隨便便練上幾爐丹藥就讓好多老頭給她寶貝噠,後來才跟人類打交道的她才總結出了一個打怪升級的不二法寶——那就是

走過街道,走過花園,走過高樓大廈,所有人都看不到他們,覺得他們就是空氣一樣,小浣熊腿短又不敢跑著追上,隻能一步一步地跟著,等他們停了下之後,小浣熊才從急匆匆追趕的狀態中出來。

抹了抹汗小浣熊一抬頭就傻眼了,他們正對著的大門上麵有一個古色古香的牌匾,上麵有一個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花府!怎麽又回到花府了,想到裏麵兩個令它忌憚兩個存在,它就對白澤大人揮了下爪子,“白澤大人,裏麵有……”

白澤大人腳下腳步不停,點頭表示他知道了,小浣熊也反應過來白澤大人無物不知,就立刻閉上了嘴巴又急急走著追上去。

越走越腿軟,小浣熊清楚地記得,上次雖然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但是那個小院子的所在它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啊,他們要走的方向,正好是通往那個小院子的方向!要不是白澤大人撐著,它早就有多遠跑多遠了呀。

再遠的路也要有盡頭,小浣熊覺得都沒過多久他們就抵達了上次遠遠看到過的小院子的門口,在門口,不出所料兩個煞神守在門口,後麵還有四個實力低微的人類。

小浣熊從看到小院子的那一刻就將自己的身形縮在白澤大人的身後,一點也不敢露出來,生怕那個小煞神注意到它,但是白澤的人形很是瘦弱,怎麽可能遮得住吃得肥肥胖胖的小浣熊呢。

不過它該慶幸的是,兩個煞神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前麵的白澤大人身上,看來白澤大人要來看的人就是他們其中一個了,肯定不是白大人,之前在森林裏麵的時候白大人也是沒有資格見到白澤大人的,那麽很有可能就是小煞神了。

團子兩隻肉呼呼的小胖手緊抓著手下小白的毛毛,特別感興趣地盯著少年,“沒想到在這麽偏僻的地方還會遇上白澤,還是剛剛化形成功不久的白澤神獸幼崽(⊙o⊙)啊!”

一語道破了少年的身份,她記得好久以前還見過一隻活過幾十萬年的白澤神獸,那隻才是成熟體,團子突然覺得自己頭有點暈,她怎麽覺得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可是她才三歲不可能是很多年前的事吧,歪了歪頭小團子就心大的放棄了努力。

好奇跟出來查看一下為什麽小團子和小白全都一臉凝重地跑到院子裏的四個人全都震驚地不能思考了,什麽,他們沒聽錯吧,怎麽可能會聽到一個傳說中的神獸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四個人裏麵有一個是花爺爺,他更加激動的連連哆嗦,嘴巴想說什麽卻又不敢說出來,仿佛覺得自己選擇在做夢。

小哥哥還有點茫然,他隻知道白澤是神獸,其他的都不知道,不過大哥哥更快地拿起光腦查詢起來,星網給出的答案很模糊,星網上甚至懷疑白澤是不存在的,他們從沒見過活生生的白澤神獸啊,更何況還是隻化為人形的白澤神獸,億萬年難得一見。

隻見這個白澤少年自顧自地走進屋子裏,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剛剛榨好的果汁,邊喝便對著跟進來的眾人說,“原來是你在煉製丹液啊。”別有深意的話語和洞悉一切的清澈眼眸給人們知道少年仿佛知道了什麽,特別是花家的男人們更是心裏一咯噔,這隻化形白澤神獸和小團子一樣對藥劑成為丹液,這可是花家的秘密啊,他知道了什麽?

團團大人兩隻胖小手叉腰,昂起頭卻露出了肉乎乎的脖子,“當然是本大人煉製的啦。”盯著白澤不悅地道:“白澤整天就是神神叨叨的,難道你也要丹液?”

白澤神色很是悠然,仿佛他說的隻是一個再尋常不過小事:“我這次來是代表整個魔獸森林來跟你做一筆交易的。”他笑著看了看胖團子,神色很是安靜歡喜,“我也是上萬年沒見過了,靈族竟然出現了。”

走過街道,走過花園,走過高樓大廈,所有人都看不到他們,覺得他們就是空氣一樣,小浣熊腿短又不敢跑著追上,隻能一步一步地跟著,等他們停了下之後,小浣熊才從急匆匆追趕的狀態中出來。

抹了抹汗小浣熊一抬頭就傻眼了,他們正對著的大門上麵有一個古色古香的牌匾,上麵有一個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花府!怎麽又回到花府了,想到裏麵兩個令它忌憚兩個存在,它就對白澤大人揮了下爪子,“白澤大人,裏麵有……”

白澤大人腳下腳步不停,點頭表示他知道了,小浣熊也反應過來白澤大人無物不知,就立刻閉上了嘴巴又急急走著追上去。

越走越腿軟,小浣熊清楚地記得,上次雖然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但是那個小院子的所在它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啊,他們要走的方向,正好是通往那個小院子的方向!要不是白澤大人撐著,它早就有多遠跑多遠了呀。

再遠的路也要有盡頭,小浣熊覺得都沒過多久他們就抵達了上次遠遠看到過的小院子的門口,在門口,不出所料兩個煞神守在門口,後麵還有四個實力低微的人類。

小浣熊從看到小院子的那一刻就將自己的身形縮在白澤大人的身後,一點也不敢露出來,生怕那個小煞神注意到它,但是白澤的人形很是瘦弱,怎麽可能遮得住吃得肥肥胖胖的小浣熊呢。

不過它該慶幸的是,兩個煞神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前麵的白澤大人身上,看來白澤大人要來看的人就是他們其中一個了,肯定不是白大人,之前在森林裏麵的時候白大人也是沒有資格見到白澤大人的,那麽很有可能就是小煞神了。

團子兩隻肉呼呼的小胖手緊抓著手下小白的毛毛,特別感興趣地盯著少年,“沒想到在這麽偏僻的地方還會遇上白澤,還是剛剛化形成功不久的白澤神獸幼崽(⊙o⊙)啊!”

一語道破了少年的身份,她記得好久以前還見過一隻活過幾十萬年的白澤神獸,那隻才是成熟體,團子突然覺得自己頭有點暈,她怎麽覺得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可是她才三歲不可能是很多年前的事吧,歪了歪頭小團子就心大的放棄了努力。

好奇跟出來查看一下為什麽小團子和小白全都一臉凝重地跑到院子裏的四個人全都震驚地不能思考了,什麽,他們沒聽錯吧,怎麽可能會聽到一個傳說中的神獸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四個人裏麵有一個是花爺爺,他更加激動的連連哆嗦,嘴巴想說什麽卻又不敢說出來,仿佛覺得自己選擇在做夢。

小哥哥還有點茫然,他隻知道白澤是神獸,其他的都不知道,不過大哥哥更快地拿起光腦查詢起來,星網給出的答案很模糊,星網上甚至懷疑白澤是不存在的,他們從沒見過活生生的白澤神獸啊,更何況還是隻化為人形的白澤神獸,億萬年難得一見。

隻見這個白澤少年自顧自地走進屋子裏,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剛剛榨好的果汁,邊喝便對著跟進來的眾人說,“原來是你在煉製丹液啊。”別有深意的話語和洞悉一切的清澈眼眸給人們知道少年仿佛知道了什麽,特別是花家的男人們更是心裏一咯噔,這隻化形白澤神獸和小團子一樣對藥劑成為丹液,這可是花家的秘密啊,他知道了什麽?

團團大人兩隻胖小手叉腰,昂起頭卻露出了肉乎乎的脖子,“當然是本大人煉製的啦。”盯著白澤不悅地道:“白澤整天就是神神叨叨的,難道你也要丹液?”

白澤神色很是悠然,仿佛他說的隻是一個再尋常不過小事:“我這次來是代表整個魔獸森林來跟你做一筆交易的。”他笑著看了看胖團子,神色很是安靜歡喜,“我也是上萬年沒見過了,靈族竟然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