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22章 多多火晶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白澤少年和小浣熊一走,花爺爺就非常激動地用大臉湊近小孫女,“團團告訴爺爺,你能煉製出丹藥來嗎,能不能快點煉出來呀?”

如今每年獸潮的到來讓冰雪星上的人越來越少了,絕大部分就是受不了小命隨時要丟的威脅,紛紛使盡渾身手段移民到外星球去了,花家因為特殊原因不能離開冰雪星,每年都有人死去,生育率又跟不上,他這個族長都為此愁掉了不少頭發,生怕在他有生之年把花家搞成隻剩下寥寥幾人撐著,那可是罪過啊。

胖團子懶洋洋地趴在小白身上,被她的爺爺高興地抱起來也乖乖不鬧,一聽到煉製丹藥就露出不容置疑的表情:“當然能了,高品級的丹藥很難練,可是一品丹藥這種最低級的丹藥我們還是可以煉出來噠。”

“那我們立刻開始煉吧!”花爺爺一聽到有把握就想著接下來怎麽處理煉丹計劃一二三了,越想越是覺得花家有望了呀!他也不是沒想過重振花家,但是殘酷對衝的環境,地盤的激烈爭奪,資源的匱乏,人丁凋零等等困境讓花家已經處在了懸崖邊緣,老祖宗受了重傷需要常年閉關,還好有個震懾在,不然,連和煦城這個城市都守不住了。

上官家來人拿藥劑出來**他們的時候,整個花家包括他和長老們都為之動搖,要放在以前他可是連看都不看一眼的,可見花家已經衰落到一貧如洗的地步了。

所以一聽說獸潮能夠平息下來不再出現,沒有比他這個亞曆山大的花家之族長更亢奮的了,這是冰雪星的幸事,也是花家的幸事啊!終於有了個給花家緩衝的發展餘地,讓他們休養生息,不再整日勞累奔波為著性命發愁,想到這裏,花意遠努力壓下了眼角悄悄泛出的淚花,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

“不過,”胖團子的小嗓音有點煞風景地來了個轉折,讓花爺爺小心髒像被小手揪緊一樣,“我們需要多多的火晶才能提升到煉丹的實力最低標準。”

小團子沒有注意到花爺爺僵硬肉疼的臉,認真地說:“現在隻有小白實力達到了標準,剩下的全部都不能煉製,而且煉製丹藥必須要有火靈根,所以我們要多多的火晶來升級。”

幾個大大小小的男人們有點蒙,火靈根,是火係異能的意思嗎?胖團子掌握的傳承有如此廣博的知識,他們都習慣了她時不時冒出的新詞匯了,這個傳承這很有可能是失傳的上古曆史的魔獸留下的。

花若羽覺得自己怪不得被揍得那麽慘,小白竟然比爺爺的實力還高,“那小白達到了什麽級別啊?”說完他想起胖團子經常分不清傳承和現實,立刻就縮了縮頭小聲說:“妹妹啊,哥哥還沒上學呢所以都不懂啦~”

小團子一臉不嫌棄你的表情低頭摸了摸他的大頭,“哥哥好笨,肯定學不懂,小白就處在蛻凡期一星(⊙o⊙)啊!”花若羽一點不在意地追問,“那爸爸和爺爺呢?”胖團子看向兩個大人,“(⊙v⊙)嗯,爸爸才凝氣六星,爺爺是凝氣九星(⊙o⊙)哦。”

兩個大人立刻知道了,小白以聯邦的等級劃分就是六階魔獸,處於蛻凡期就是六級強者的意思了,也就是說,他們都要達到異能六級或者武者六十級才能煉製丹藥了。

在場修為最高的是花意遠,火係異能五級中期,他從四十歲開始就到達了五級,這個速度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可還是在五級上卡了六十年才到五級中期,可見修煉之難!實力修煉越往上晉級越難,多少驚才絕豔的天才一生也無法突破五級,不僅是天賦的限製,更因為資源的缺乏。

而花家符合要求的隻是大長老和老祖宗兩個人,老祖宗就算了,上次大戰可是傷了不少元氣了,大長老倒是可以考慮。

花家在冰雪星的大勢力中財力可謂是倒數第一,連一瓶藥劑都買不起,要不是小團子突然出手了丹液,花家估計已經人人緊巴著一點僅剩的資源艱難修煉了。

錢包還沒捂熱乎,胖團子又要說要很多的火晶,那可是一筆天文數字啊,這是要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節奏啊%>_<%況且買回來的火晶恐怕隻能堪堪夠花意遠一個人升級而已。

花意遠為難地對著胖團子發出可憐光波,“團團,有沒有不用火晶就能升級的辦法啊?爺爺現在很窮的,不能買那麽多噠。”

小團子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寵愛模樣,“火晶可是最低傷害的輔助了,用其他的東西代替也不是可不可以,喝大量的丹液也達到效果,不過會積累丹毒損傷根基。”花爺爺一聽這話就覺得沒希望了,這根基可是一個人修行的根本,可不能拿來打賭。

花爺爺無奈地跟小孫女說,隻有大長老達到這個級別。小團子最終拍板定下來,“那就要那個大長老爺爺過來煉製吧,小白還沒學會化形,煉製丹藥笨笨的,兩個要加訓一下,煉製的丹藥應該就夠了。”大長老爺爺是小時候被爺爺帶去看的那個白胡子的老爺爺,她可記得~\(≧▽≦)/~啦啦啦,因為那個胡子很好扯下來(大長老心痛……)

大長老其實是花意遠的親哥哥,叫做花意然。被自家族長弟弟緊急通訊叫來,他還以為發生什麽事了呢,沒想到一踏進小院子就看到所有人都在悠閑聚餐,臉上一黑,十萬火急把我叫來就為了給我看這個?!

花意遠那個冤枉啊,實在是胖團子這個小祖宗又鬧起了饑荒,不填飽這個大胃王,煉製丹藥也不知什麽時候會實現,所以耐著性子看著小吃貨從頭到尾掃蕩了一桌又一桌的飯菜。

注意到大哥到來,一看表情就知道誤會了,連忙拉住大哥要甩開的袖子,跟他詳細說了白澤少年和他們交易以及煉製丹藥的限製等一係列過程。才讓這個一向嚴肅臉的大哥緩和下來。

在大事麵前,花意然當然是給予很高的重視,立刻也和小白一起接受小團子所謂的加訓,小團子嫌說話太拉嗓子,都給他們一指點額頭,快速傳遞信息,然後讓他們收集藥草自己開始煉製。

這次不準用爐子升起的火,而是要用他們自身凝聚的火焰來煉製,自身的火焰威力更加大,也能更好地控製。當然了,第一次兩個煉丹菜鳥無一例外全失敗了,狀況百出,小白雖然煉製過丹液,但是丹液隻是簡單的提純而已,沒有複雜的程序。

煉製丹藥不同,在修真界,最低最大路貨色的一品丹藥,需要用到的藥草就要達到三種以上,這其中的融合力度非常難以掌控,即使是有胖團子指點,恐怕他們都會因為數百上千次失敗而感到挫敗。

團子覺得果然如此,他們在煉製幾十次失敗後,一人一獸都不好了,大長老爺爺和小白該慶幸一品丹藥用到的藥草不太珍貴,不然多麽珍貴的藥草都不夠他們霍霍的。

花爺爺高興地看著煉丹開始,他好像要看到,花家的未來,要崛起了!

————————首都星的分界線————————

隨著花家的新型補能藥劑和美味藥劑強大效果的信息快速傳播,不久,在聯邦首都星上消息靈通的勢力們也漸漸聽聞了花家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手上或多或少也有了那麽一兩瓶藥劑。

覺得藥效名符其實一點也不誇張的同時,很多人都選擇拿到研究院或者藥劑大師那裏進行分析,要是掌握了這些藥劑的製作方法,不失為一種名利雙收的聚寶盆啊。

可結果注定要讓他們失望了,無論多麽精密的儀器和多麽有名望的藥劑大師都無法確定裏麵的成分,更別說製作方法了,後來他們輾轉打聽才知道補能藥劑是冰心草製作的,美味藥劑的主要幾株藥草也確定,但就是不能煉出同樣藥效的藥劑,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真正懂得怎麽煉製這種藥劑的方法的人隻能是丹師。

就是花家煉製藥劑的眾人,能夠煉製出來也是因為小團子在送的小爐子底座上刻了一些陣紋。當然這個防止泄密的方法還是花若星大哥哥幫忙確定的呢,頭腦簡單的胖團子才不會想這麽多。

首都星一處華麗的別墅內,二樓一個坐在陰影處的人拿著一瓶美味藥劑慢慢品嚐,一道慵懶華麗的聲調上揚,“美味藥劑嗎,可真是美味啊,我從來沒有感受過這些味道。”聲音的主人很是愉悅,他自從出生以來一直有個眾人皆知的毛病,就是挑剔——吃的要是最美味最好的,穿的要最精細最幹淨的,身邊的每一個東西一定要是賞心悅目的。

虧得他也有這個資本揮霍,不然恐怕要餓死,這不,他好幾天有沒有吃飯了,因為做飯的大廚有急事出遊了所以沒有人能做出讓他滿意的飯菜,終於在他快要餓暈過去後,著急的手下帶來的一瓶藥劑終於讓他滿意了,這種美味可是他有生以來最好吃的東西了。

“花家,就是那個被強製囚禁在偏遠小星球上的上古家族嗎,果然有點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