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一百十三章 滄海深淵

道墓之中,一切法則混亂不堪,獨孤風也是不知修界之中過了多少的歲月。片刻之後,獨孤風已然落在了霧隱峰之巔。不過他的眉頭卻是緊緊的皺著,粘稠的猶如實質般的殺機籠罩了整個霧隱峰!月白色的雙眸冷冷的望向虛空,驚天的劍意破體而出,天地變色,雷雲滾動!

此時在魔宮大殿,獨孤無言正與火魔在一起下棋,無言的身後,那名侍女就那麽靜靜的立著。突然之間,隻見無言臉色驟然一變,口中自語道:“師父回來了!”火魔與那侍女尚未明白過來,便見無言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不知去了哪裏。

“琴宗被滅,何人所為?”霧隱峰之巔,一對月白色的雙眸冷然的不知在看向何處,但是那衝天的殺機,磅礴的劍意,卻是震驚了整個修界!即使是大乘境界的高手,以及滄海水族的那幾條偽龍王,都皆然感覺到來自於靈魂之中的那種恐懼!

“師父!”一道身影陡然來到獨孤風身前,卻是直接跪下,讓獨孤風那已然無情的心境,不禁有些微微的鬆動。

“修為已至劍我初境,不錯,不錯。何人滅我天音琴宗,無言可知?”先是誇獎了無言一下,但是隨後言語頓時轉變,殺機更甚!

獨孤無言一聽,不禁臉現愧疚之色,隻聽他開口回答道:“是這樣的,師父......”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魔宮之中自然有所記載,而且更加的詳細。。

“萬妖殿,雷音寺,滄海水族,好!好!好!”聞聽無言所說,獨孤風卻是不怒反笑,明顯的是已經怒到了極點!

無言自然曉得師父的性子,頓時說道;“師父,萬妖殿,乾坤門,雷音寺已經被徒兒給滅了!唯獨那滄海水族,徒兒不熟水性,卻是無可奈何。”

激動過後,獨孤風微微閉雙目,心神緩緩凝聚,漸漸的平複了下來。過了半響之後,隻聽獨孤風開口說道:“無言,為師有一事吩咐你去做,你願意麽?”

雖然不知為何師父的雙眸化為了月白之色,也不知為何此時的師父讓他感覺那麽的遙遠,那麽的漠然,冷漠。但是他仍然還是點了點頭說道:“請師父明示,刀山火海,依然往矣!”

袖袍一揮,一股氣勁便將跪著的無言托起,獨孤風的眼神迷茫的望向無盡的虛空,口中緩緩說道:“藍前輩便讓其在魔宮安歇,為師送你回凡界,無言你立一宗門廣收弟子傳授《破言劍訣》,破碎虛空之後,便繼續在這霧隱峰之巔立下宗門!”不知為何,獨孤風卻是又想起了遺棄之地,也不知為何自己會想到立下宗門之事。。

無言一聽,頓時有些疑惑的望了一眼師父,但是在無言心中,不管師父讓自己做什麽,自己都應該無條件的去做,便立刻說道:“師父放心!徒兒定當竭盡全力!”

獨孤風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冰魄神珠給我,為師不久之後,或許便該去那仙魔妖冥界了。道墓一行,修界已過百載,為師也該走了。”

無言未說什麽,他心中明白,發生的這一切,師父比之自己的心裏更加的難過。冰魄神珠赫然出現在手中,遞給了師傅,隨後手中又捏了一個法訣,便給魔宮的那女子和火魔發出一道傳信玉符後,便靜立一旁,等著師父的安排。

隻見獨孤風屈指彈出一道劍芒衝天而起,空間紛紛崩碎,出現一道門戶,其中漆黑一片,不知穿越之後,會去往何處。。隻聽獨孤風說道:“道之一途,骸骨茫茫,一切慎之。”

無言最後望了一眼自己的師父,身影騰空而起,沒有絲毫的猶豫,瞬間進入了空間通道之中!緊接著,那通道也緩緩消失,唯有獨孤風一人靜靜的立在霧隱峰之巔。

茫茫滄海之,這一天卻是一片陰霾,卻是未落一滴雨。似乎有一種未雨綢繆的感覺,也似乎是有一種不詳的預兆。青龍王敖華浮在海麵之,有些疑惑,迷茫的望著頭頂陰霾的天空,心中總是有一股深深的不安。

就在此時,身後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青龍王,在這裏做什麽,三位龍王已經在等我們很久了。”敖華轉頭一看,原來是那老玄龜。

隻聽他微微一歎,有些無奈的說道:“老龜,你說為什麽看到這即將下雨的陰霾,我會有一種大劫將至的感覺?”

老玄龜聞言,不禁一愣,隨後說道:“青龍王卻是多慮了,百年前,獨孤風被時空黑洞吞噬,修界的大神通者皆然前往道墓之中,百年已過,卻是杳無音訊,如今修界,又有誰還能威脅到我滄海水族一脈?”

敖華一聽老玄龜說的有理,不禁為自己的提心吊膽有些哭笑不得,隨即他又想到,或許是那獨孤風給自己的陰影太大了。。時空黑洞吞噬,想必應該是凶多吉少了,否則應該早就回來了。畢竟滅了天音琴宗,滄海水族也算是罪魁禍首。

敖華自嘲的搖了搖頭,便與老玄龜一同潛入深海,前往龍宮去了。他們卻是沒有發現,虛空之的一對月白之色的雙眸冷漠的將一切盡收眼底。隻聽那一襲紫袍的青年嘴角一撇,冷冷哼道:“一群不知所謂的螻蟻。”

最後蔑視一般的掃了一眼下方的滄海,隻見獨孤風手中捏了一個法訣,頓時天地變色,風雲湧動,雷鳴閃爍,一柄紫色神秘閃電纏繞的萬丈巨劍顯現在空中!劍尖直指下方滄海,與提前布下的破滅劍陣遙相呼應!

意念一動,巨劍頓時直衝而下,下方的破滅劍陣也陡然暴起一陣紫金色光芒,一道光柱直衝天際,那紫金色巨劍再次暴漲至數萬丈之巨!滄海水麵頓時騰起數萬丈高的海浪,一個方圓數萬裏的巨大漩渦出現在海麵,整個滄海一陣的混亂!

異象剛起,龍宮之中剛剛坐下的五人頓時臉色一變,顧不得其他,趕緊就要出去看看。。未出龍宮,便看到在龍宮之外已經一片紫金色光芒,九九八十一柄紫金色神劍分開聳立,顯然是一座大陣!神劍之散發而出的驚人劍意,讓五人升不起一絲想要去破陣的想法。

敖華此時方才明白,看來自己擔憂的事情,果然還是發生了。從這驚人的劍意看,除了那獨孤風,還能有誰?他那傳人獨孤無言並沒有這麽強的實力!不用入水,便可滅我龍宮!

隨著一聲轟然巨響,敖天,老玄龜等人紛紛感覺失去了意識,數道數萬丈高的巨浪翻湧而起,無數水族的殘肢斷臂紛飛!即使是修真大陸與神聖大陸也都跟著猛烈的晃動了一下!無數渡劫,大乘境界的修者臉色駭然的望向東方的滄海!在那裏,什麽樣的存在要滅水族?

對於無數生靈的死亡,獨孤風選擇了冷漠,他們也曾殺生無數,自己又殺了他們,或許以後,還會有更強的存在殺了自己。。一切都是為了生存,不管你的修為多強,你也逃脫不了生存二字,這才是最重要的!既然如此,那麽就隻能適者生存了。

當一切漸漸平靜下來後,在那驚天一劍的落下之處,卻是赫然出現一道延綿數萬裏,深不見底的鴻溝!自那鴻溝之中,獨孤風赫然感覺到一股蒼茫的太古氣息!與君王神主,忘情老者身的很像!而且似乎裏麵還有什麽東西,還呼喚自己。

“滄海深淵?!”獨孤風心中自言自語道。心念至此,身影頓時化為一道紫金色光芒,瞬間沒入鴻溝之中。

徒一進入其中,周圍一片漆黑,龐大的水壓頓時湧來,但是擁有真龍血脈的他卻是不以為然,水是龍的天下!水壓直接繞過獨孤風的身體,卻是絲毫也無法近身。

不知向下潛了多久之後,獨孤風終於感覺到雙腳落地,卻是赫然發現,在自己的麵前一個巨大的洞口宛若惡魔的嘴巴一樣,想要將自己吞噬!從這山洞之中,獨孤風能夠感覺到一股很強的氣息!想必應該是什麽古時期的水怪!那呼喚自己來此的氣息,也是從這裏麵散發而出的。。

獨孤風不是笨蛋,自然不會冒然進入其中,屈指一彈,一道紫金色劍芒照亮周圍的一片漆黑,陡然射入洞中!隨著一聲嘶啞的吼聲響起,山洞陡然崩塌,周圍的石壁也是紛紛落下碎石!一道萬丈的身影出現在獨孤風的眼前!

此獸九首,皆為龍頭,一身青色的鱗甲泛著寒光,六條巨大的腳掌支撐著龐大的軀體!在巨獸的身後,一個千丈高大的巨鼎泛著微弱的金光呼喚著自己的心神!

麵對此獸,勿需多說,一戰便罷!心念一動,萬丈紫金色光芒頓時大盛!照亮了整個深淵!獨孤風此時方才發現,在自己的左側赫然有一塊石碑,刻:滄海深淵,失落五鼎之一:弱水鼎,守護獸:弱水龍蛇!

就在此時,隻見那龍蛇九頭張開,頓時無盡的葵水玄氣蜂擁而來,讓獨孤風瞬間收回了心神!袖袍一揮,無數劍芒紛飛,瞬間將那葵水玄氣斬破!獨孤風的身影緊跟著騰空而起,揮手間,一道萬丈劍芒力劈而下,轟然砸在龍蛇的中間的龍頭之!

破滅劍元,破滅之道,任你防禦再高,也是無用,盡皆破之!那龍蛇之頭赫然被這一劍斬下,砸落在地!劇痛傳來,龍蛇忍不住嘶吼一聲,傷口之處卻是瞬間蠕動,又長出了一個頭來。。

肉體被傷,龍蛇大怒之下,頓時一頭伸來,想要以利齒撕裂獨孤風,以解心頭之恨。冷冷一哼,獨孤風袖袍連揮,頓時漫天劍芒激射而出,道道皆然萬丈,龍蛇九頭瞬間同時被斬!

本以為如此一來,這龍蛇定然難以痊愈,卻是驚訝的發現,僅僅一息之間,九個龍頭赫然有完好如初!獨孤風的心中,不禁感覺到了棘手!若是此獸乃是不死之身,任我神通再強,也是無奈。若是用大招的話,又怕會毀了此獸身後巨鼎,頓時感覺有些難辦。

隻見那龍蛇此時顯然已經暴怒到了極點,十八隻眼睛都泛起血紅,在這漆黑的深淵之中,甚是顯眼。九口張開,一股詭異的能量頓時鋪天蓋地而來,讓獨孤風的心神頓時繃緊,全身戒備起來。

獨孤風意念一動,萬物為劍,頓時漫天蘊含破滅之道的劍芒激射而出,迎向那詭異無形的能量!然而畢竟破滅之道僅僅初成,卻是並沒有完全的將那能量破掉,依然還是有零星落在身的光罩之。。破滅劍元與那詭異能量頓時交融起來,那詭異能量與破滅劍元之爭,居然絲毫不落下風,讓獨孤風暗暗心驚!

曾經與畢方多次大戰,即使是以畢方的那火種,若是再次遇到自己的破滅劍元,獨孤風完全自信,以破滅劍元便可直接將其破滅!那火種可是混沌之時遺落的一絲神火!雖然並不精純。

“無根之水!”這詭異的能量蘊含的濃重水元力波動,讓獨孤風不禁想到了無根之水!傳說中,無根之水乃是混沌五行之水!也稱之為弱水!弱時,可鎖萬物,無時可冰封萬物!這龍蛇雖然可以操控混沌之水,似乎並不懂如何來用。

右手之中紫金色光芒大盛,劍元狂湧而出,一柄紫色雷光閃爍的紫金色長劍赫然出現在手中,“一劍破乾坤!”一聲暴喝冷然響起,紫金色長劍緩緩劃出一道玄奧軌跡,頓時萬物毀滅,盡皆破開!即使是漆黑如墨的深淵空間,也被破開,崩碎成黑色的碎片!

麵對獨孤風這至強的一劍,對麵的龍蛇沒有絲毫反抗之力,身體一點點的破碎,突然化為一道藍光射入那千丈的巨鼎之中,一切都恢複了初始的平靜安詳。。

散去手中長劍,一劍破乾坤的氣勢也頓時消散而去,一道紫芒閃過,獨孤風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巨鼎旁邊!伸手撫摸著巨鼎,一股驚人的寒氣頓時湧入體內,卻是赫然吸納入肉身之中,獨孤風頓時大驚,趕緊將手收回,神念掃遍全身,卻是沒有發現絲毫的異樣,肉體的柔韌度卻是增強了很多!

發現此等現象,獨孤風頓時更是吃驚,這鼎到底是怎樣一個存在?又是誰鑄造的?為什麽那忘情老者讓自己來找,而且讓自己將鼎融合?他自己為什麽不來?

想了片刻,獨孤風卻是怎麽也想不通,但是他卻是堅信,那老者定然不會害自己。若是想要害自己的話,在道墓之中,以他那超越天道的實力,想殺自己簡直是輕而易舉!

這巨鼎對自己的呼喚愈加的強烈起來,獨孤風也就不再多想其他,緩緩將手放在巨鼎之,閉雙目,神念探入其中,想要一窺究竟!

神念剛剛探入其中,一幅幅殘破的畫麵頓時蜂擁湧入識海,讓獨孤風頓時感覺一陣頭暈腦脹,強大的識海居然差點崩潰!畫麵雖多,卻是一點都無法看清楚,而且都是殘破的,讓獨孤風頓時一陣疑惑。

待其睜開雙眼之時,卻是驚訝的發現,那巨鼎已然消失不見!獨孤風臉色一變,左右看了一下,月白色的雙眸冷然而暗含殺機!強橫的劍意更是將整個深淵掃視了一遍,卻是絲毫也沒有發現什麽異常。

就在此時,一段話語顯現在識海之中:“弱水神鼎,天地萬水,皆尊吾令!”此言在腦海之中不停的回蕩,獨孤風頓時感覺自己似乎有了一種頓悟。

“天地萬水,皆尊我令!”獨孤風嘴裏自言自語的念道,右手緩緩伸出,頓時深海之中的無盡水元力蜂擁而來,在手中匯聚成了一柄水藍色長劍!

獨孤風一見此景,頓時大喜!若是如此一來,自己就仿若有了水靈之體,而且更強!心念一轉,獨孤風口中淡淡念道:“無根之水,劍成!”話音一落,手中水藍色長劍頓時緩緩變淡,最後消失不見。

獨孤風頓時麵露喜色,手中長劍無形,正是無根之水!若是以之演化劍道,定然又是一絕強神通!以弱水之力困敵,無根之水冰封,若是再戰畢方,獨孤風也是不懼!

得此神鼎,獨孤風自然是要閉關參悟,以便擁有更強的神通!畢竟以後自己將要麵對的敵人隻會越來越強!高高在的天尊,虛無縹緲的天道,無一不是至強的存在,恐怕即使是自己五行俱全,掌控混沌五行,估計也不是那蒼黃兩天的對手。

雖然如此,但是能多增強一些實力,自然不可錯過!想到這裏,獨孤風便不再猶豫,屈指彈出九九八十一道劍芒,以自己為中心布下了一個破滅劍陣,盤膝坐於當中,開始修煉起來。

而此時,在道墓之中,魔祖祭壇之前,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眼神似乎穿越了層層的空間,口中欣慰的自語道:“果然不負我所望,弱水神鼎到手!五鼎聚齊,開混沌五行大陣,演化混沌鴻蒙,你便有可能領悟你那破滅之道!這樣的話,或許你便會在亙古大劫之中生存下來!至於天道,大道的阻隔?”

說到這裏,老者淡然的目光望向祭壇之中的天道玄塔,以及那在頂端不斷旋轉的天道法輪,平靜的眼眸深處,卻是赫然閃過一絲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