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二百二九章 玄祖與魔祖

靈魂本源剛剛覺醒的獨孤風,以及那靈魂本源尚在融合的若惜兩人卻是不知去了何處,畢竟一個不是本尊的軀體與本源靈魂的融合,還是需要一個漫長的時間的。

不孤群在小風與若惜離開的地方眺望蒼空了許久,心中也非常欣慰,畢竟轉世輪回道之原界之時,獨孤風的心中還有許多心結未解,能夠在短短五載便覺醒,已經可以說是一個奇跡了。

獨孤風既然已經確定了不孤群並不是大劫背後的掌控者,那麽大劫的掌控者到底是誰?

太古也好,亙古也罷,如今強者等級已經清楚明了。最強的,莫過於便是一直並未現身的道,以及與道同生的不孤群。然後便是大道,人祖兩位掌天控地級別的。再往下便是頂天級強者:伏羲,玄祖,魔祖,一天大神,至於獨孤風,目前以他明了三世之後,更是融合劍祖分身之後的實力,卻是也能夠擠進與大道,人祖同樣的實力級別。

獨孤風已然覺醒,他的覺醒而引起的微微天象,卻是也驚動了為數不少的其他強者,畢竟太古,亙古兩界強者眾多,比之獨孤風覺醒的早的人,一直都在緩緩將自己的靈魂本源融合肉身,以便可以恢複當初實力,甚至於很多人都感覺,真到了那一天,自己的實力很可能會大進一步。

在Z國,BJ市,滿是現代化建築的大都市中心地帶,卻是很不和諧的矗立著一座甚是古樸的小庭院。但是,當那些生活在快節奏中的人群路過這裏的時候,卻是都皺著眉頭,因為他們感覺,這明明很不和諧的小庭院在這裏,居然打眼的很是正常!矛盾而又別扭的認同感。

大都市的清晨,此時已然晚秋,郊外落葉紛紛,然而在都市裏,忙碌的生活,依然還是滿滿的充斥著無數小白領的心窩,高度淘汰的現代化社會,根本沒有時間讓他們去傷感,亦或是陶冶那份並不現實的情操。

小庭院中,一個正在用指尖輕輕觸碰花葉露水的老人,卻是身影猛然一滯,眼神有些迷茫的望向遙遙東南,一股絕對屬於絕世強者的氣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與此同時,從那小庭院的茅草屋中,又一位老者快步走了出來,隻見他似乎很著急的走到第一位老者身旁,輕聲言道:“這股氣息,明顯的比你我覺醒之時的氣息更強,能感應出來是誰麽?”

第一位老者隻是短暫的詫異之後,便輕輕將指尖的露水點落,水晶晶的露水滴落在泥土地,漸漸消失在視線裏,老者卻是並沒有先回答朋的問話,而是自言自語的輕聲歎道:“好一個枯葉蝶,隻可惜,本該擁有的美麗,已然折翼,唯有消逝而留下世。”

“老玄!別跟我打啞謎,趕緊告訴我!”畢竟轉世輪回來到這所謂的道之原界已經五年之久了,而那大劫好像還沒有什麽預兆,這孤傲不遜的魔祖又怎麽可能忍受得了這種不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覺?每每想起自己太古當年魔威蒼穹,便沉重歎息。

那被稱作老玄的老者自然就是所謂玄祖,他與魔祖轉世輪回之時,卻是都挑選了一個老者的軀體,而且這都是兩位即將逝去的人,兩人在太古,亙古的無數強者之中,也是最早覺醒的一部分。

隻見玄祖手捋白須,一字一句,不緩不慢的說道:“不用多想,是小風唉,也不知到底是該稱它獨孤風呢,還是錄兒。”說到這裏,玄祖卻是不禁唏噓起來。

魔祖一聽,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說道:“哼,原來是這小子,不管他在神秘輪回之間到底轉世了幾轉,但是,他第一世玄錄的身份,他是怎麽也無法擺脫的!你是他爺爺,老子是他叔叔,一天那老鳥的閨女也被他連累的沉睡了無數載,如今尚且不知情況如何,真是苦了她了。”即使是太古當年,漠視一切的魔祖,卻是唯有對待若惜就像自己的親女兒一般疼愛。

一想到這裏,魔祖頓時一拉玄祖,道:“老玄,走!他既然覺醒了,我們就去找他,這段因果,得跟他好好計較計較!”如此一來,這急性子的魔祖卻是搞的玄祖一陣的無奈。

隻見玄祖一擺袖袍,便將魔祖的大手甩開,喝道:“你個老魔頭,無數載了,還是這般性情,老道我告訴你,若惜也覺醒了,而且就跟獨孤風在一起,他們靈魂本源剛剛覺醒,此時想必不知道去了哪裏融合了,再說了,以獨孤風在亙古能夠揮手間毀滅亙古的巔峰實力,你老小子還不是送菜?”

“什麽?!”一聽玄祖此言,魔祖頓時大怒,緊跟著喝道:“老子當年縱橫太古之時,他毛還沒張齊呢,你個老牛鼻子是不是皮癢了,來來來,今天本尊不陪你玩三百回合,決不罷休!”

就在這兩個老家夥吵的臉紅脖子粗,楞鼻子瞪眼的時候,茅屋的房門再次被輕輕推開,一位身穿淡紫色古典長裙的絕美少女婷婷走出,見到眼前這般場景,卻是捂嘴輕笑,似乎對於這種情況見怪不怪了,隻聽她道:“玄祖爺爺,魔祖爺爺,你們兩位老人家天天吵架,今天這場架,又是因為什麽呢?”

言罷,這少女便用那對似乎會說話的靈動雙眼來來回回的看著兩位老者,她心裏明白,不管兩位爺爺鬧的再僵,但是隻要兩人去那空間縫隙之間大戰一場後,便會來到這小庭院中品酒淺談,宛若當初的別扭沒有發生過一般,對於兩位爺爺的這種古怪性情,少女卻是非常的好奇。

玄祖一看少女出來了,輕輕一笑,剛要開口,卻是被那急性子的魔祖搶先說道:“墨兒,這老家夥居然看不起你魔祖爺爺,你說他該不該打,今天你看好了,你魔祖爺爺要好好揍他這個老家夥。”

一聽此言,少女撲哧一笑,轉而望向玄祖,會說話的眼睛不用言語便可讓玄祖明白其中的意思,墨兒卻是想看看自己怎麽說,畢竟哪次打架之前,老魔頭都叫囂著要好好揍自己一頓。

隻聽玄祖緩緩言道:“今天這事,老道我卻是不跟你個小家子氣的魔頭計較,小風的覺醒,察覺到的,絕對不會緊緊隻有你我,還是抓緊時間恢複原本修為,我想老魔頭你也感覺到了,恢複當年實力的那天,你我很有可能突破頂天九重的最後一關!”

說道後麵,玄祖的表情卻是跟著越來越嚴肅起來,如此重要的事情,魔祖的表情也從玩世不恭變回了那一臉的冷然,少女墨兒也頓時感覺空氣變的壓抑起來。

隻聽玄祖轉而看向墨兒,道:“墨兒,你跟我們兩個老家夥在一起也有五年了,在你的體內,其實也有著一個很強大的靈魂,隻不過,原本應該甚是凝聚的靈魂,卻是殘碎不堪,但是我相信我對氣息的感應,我傳授於你的修行法門,你今後也要好好修行,我與你魔祖爺爺今日起便去空間裂縫之間閉關去也,若有何事,捏碎玉符,我們即可便到!”

言罷,玄祖袖袍之中兩道青芒閃爍,瞬間落到墨兒手中,玄祖多給墨兒一道玉符卻是為其留個後手,以防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