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修琅聽後,點了點頭,放下手中挑選著的物品,轉而朝斂魂道:“那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好想見見父王和母後。現在這時候,他們應該忙完了吧。”

曼德拉聽後,將剛買好的東西放入手上的空間戒指,“好的。修琅殿下,臣這就帶您前往王宮。”

而後,三人便跟在曼德拉身後,轉而朝王宮的方向行去。

修琅和道格一起並排走在斂魂的兩側,興致高昂地走過一段路後,突然側過身,站到斂魂和道格的麵前,興奮地抓住斂魂的衣袖,指著遠處高聳的某建築,道:“師父,道格,快看!那個就是王宮裏最高的那座法師塔!傳說,裏頭曾經住過一個九級八階的大魔導師……從前,父王母後總是不準我出寢宮。每天,我隻能在寢宮裏仰望那座法師塔……那裏,可是我小時候最想去的地方噢!難得回宮,我一定要去看看。”

道格伸出右手,摸了摸修琅四處亂轉的腦袋,“總有一天,你可以踏遍大陸上每一個角落。”

一陣沉默後,修琅用力地點了點頭。

越是接近王宮,往來的路人越少。寬闊的馬路上,見到最多的還是正規編製的王宮親衛隊。他們昂著矜貴的頭顱,騎在高頭大馬上,手持騎槍和盾牌,在王宮周邊來回巡邏。

身為騎士,得以被委派來保衛王室最尊貴的血脈,是他們莫大的榮耀。能被選入王家親衛隊的騎士,往往本身家室就不俗。他們敢於騎在馬上,居高臨下地應對子爵以下的任何官員。

這一路上,修琅幾乎是以羨慕的眼光看著那些騎士。被迫待在寢宮的那段日子裏,他長期以翻看書籍為消遣,對書中所寫的騎士有著難以言喻的向往。

至於那些騎士,往往隻是向曼德拉問好,便繼續開始他們的巡邏之旅。雖然對斂魂的目光和修琅的穿著心存疑慮,但他們並未多做詢問。曼德拉身為阿貝拉軍隊中的軍師,在整個麥希王國,尤其是這些保衛王族的騎士眼裏,地位絕對不低。

“修琅殿下,再往前幾分鍾就到王宮了。”在又一波的騎士路過後,曼德拉開口道。

“嗯……”修琅點頭應道,目光卻依舊黏在前方的宮殿之上。

麥希王國的宮殿,總體采用橙黃色調,顯得雍容華貴。建築雕飾華美,連外圍的宮牆,都極盡雕刻之能事,從選材到雕工,都顯得精美絕倫。宮殿整體並不高,唯有中央那座法師塔,高高矗立,頗有些鶴立雞群之感。

四人才接近王宮宮門,便有親衛兵上前詢問來者是否是國王請來的貴客。

曼德拉退開些許,讓出他身後的三人,向那名親衛兵介紹道:“蘇倫隊長,這三位正是麥希王國的貴賓。此番全仰仗他們,才得以解決拉布羅斯城之亂。”

名為蘇倫的隊長表情更加友好,一一朝斂魂三人微笑致意後,方道:“國王陛下現下有事亟待處理,特命在下在此等候諸位。恭請諸位暫時先往薩羅殿暫歇。二王子會暫代陛下迎接各位。”

斂魂略微點頭算是回答。道格見此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跟著斂魂進了宮殿。至於修琅早已率先進了宮門。

王宮內部的親衛隊比之宮外還多了不少。隻是宮內的親衛都隻是步行,而不會騎馬巡邏。幾乎每名親衛都會朝曼德拉點頭致意,曼德拉也不擺架子,每個人他都會點頭回應。

接下去的路上,曼德拉依舊有一搭沒一搭地同修琅聊天:“修琅殿下,您不在的這些日子,二王子殿下時時念著您。這次您回來剛好能趕上他的婚禮,他定然會為此高興不已。”

“我在死靈之森時,也很想念二王兄。”修琅頗有感觸道。

聞言,曼德拉突然頓住了腳步,問道:“噢?死靈之森?修琅殿下指的是曼圖大陸十大凶地之首的死靈之森?”

原本一直堪稱完美的笑容,在此刻也有些微的龜裂。

修琅自是看不出曼德拉的異常,依舊將自己的情況全盤托出:“嗯。就是那裏。雖然書上寫得很恐怖,但真正去了才發現原來也不是那麽回事。”

言至此,修琅摸了摸手上的空間戒指,臉上露出了柔和而溫馨的微笑。

自從他開始學習配製藥劑後,斂魂便給了他一隻頂級空間戒指。而今,在他的戒指裏,裝著他這一年來契約的亡靈生物。每一個都是他最好的夥伴。

“如此說來,修琅殿下這一年多來一直都在死靈之森裏?是在修煉麽?”曼德拉狀似無意地問道,雙眼的餘光卻是緊緊盯住修琅,不放過他說話時臉上浮現的絲毫表情。

然而,還未等修琅回答,道格便搶先道:“曼德拉閣下,您和阿貝拉閣下的感情真好。”

曼德拉這才將視線從修琅身上挪開,微笑回道:“嗯。阿貝拉是個不錯的人。”

“阿貝拉閣下到麥希王國那時起,你們便在一起麽?”道格不給曼德拉任何繼續先前話題的機會,緊接著道。

曼德拉笑容依舊,斟酌後道:“沒錯。那時候,在下和阿貝拉都窮困潦倒。”

道格聽得曼德拉回答後,繼而道:“聽說,曼德拉閣下曾經在弗拉帝國住過很長一段日子?”

曼德拉聽聞,笑容微微帶上僵硬,又很快調整過來,“是住過一段時間。不過,到麥希王國之後,在下便再沒回過弗拉帝國了。”

“曼德拉閣下聽說過西斯裏麽?聽說,那是個美麗的地方。”道格同樣狀似無意地說道。那語氣和曼德拉剛才如出一轍。

弗拉帝國的西斯裏,在整個弗拉帝國,甚至是整個大陸都十分有名。從前是因為風景秀美而聞名,後來則是因為有大陸知名的殺手團體盤踞於此。

“……西斯裏在弗拉帝國這麽出名,我自然是聽說過的。”曼德拉顯得相當坦然,“可惜一直無緣得以前往。”

“的確是樁憾事。”頓了頓,道格又道,“曼德拉閣下這些年來一直跟隨阿貝拉將軍在軍中任職麽?”

“嗯。在下這些年一直在軍中輔佐阿貝拉。”言至此,曼德拉轉而道,“道格先生這一年來也是待在死靈之森麽?”

“嗯。”道格大方地點頭,而後,他又補充道,“曼德拉閣下,既然我們都這麽熟了,也不必再自稱‘在下’,像之前那句,自稱‘我’便好了。”

曼德拉的笑容僵硬了一瞬,才點頭道:“……嗯。”

“曼德拉,來說說你們軍中的事情吧!”修琅從小便是聽著阿貝拉的故事長大,而今見到阿貝拉的軍師,自是對他們的軍旅生活分外感興趣。此時,他見話題突然掉轉,急忙插言道。

“好的,修琅殿下。”曼德拉運起神念掌控著周圍的一舉一動,口中則繼續說起他這麽些年南征北戰的經曆。

至於斂魂,這一路都保持靜默。若非需要,他並不想和曼德拉費上口舌。

曼德拉講故事時,聲音依舊溫和平淡。平心而論,這樣的聲音並不適合講戰爭這類驚心動魄的故事。然而,單憑故事的內容,曼德拉的講述,依舊讓修琅聽得讚歎不已。

“啊!阿貝拉好厲害。”又聽得曼德拉講完一段故事後,修琅忍不住歎道。

“嗯。阿貝拉的確很厲害……”曼德拉說到這裏,似是又回到了當時驚險的場麵,麵上的笑容略顯恍惚。

修琅盯著曼德拉看了半晌,感歎道:“有這樣一個對你好的朋友,曼德拉真幸福……”頓了頓,修琅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繼而道,“就像我一樣。”

“……的確,”言至此,曼德拉轉而道,“修琅殿下,若論到講故事,阿貝拉的口才定是勝過臣許多。他天生就是個講故事的好手。”

修琅聞言,想象阿貝拉那一臉熱情過度的樣子,渾身一哆嗦,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曼德拉講故事就講得很好了。”

曼德拉依舊是笑,而後,轉過頭朝一直保持靜默的斂魂問道:“斂魂閣下,您之前來過麥希王國麽?”

自從到了柏塞城後,斂魂便很少開口說話。或者說,是自從曼德拉遇到斂魂之後,斂魂便很少開口說話。曼德拉見修琅和道格口中都撬不出什麽話,便隻得從斂魂處下手。雖然,斂魂看起來似乎更難應付。

“沒有。”

雖是在回答曼德拉的問題,斂魂卻是連眼皮都沒抬。對他來說,和曼德拉交談,不過是在浪費時間。

和上次一樣,曼德拉依舊未對斂魂的冷淡介懷,繼續問道:“您這些日子一直和修琅待在死靈之森麽?”

“嗯。”應答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曼德拉見斂魂似乎對眼下的話題不感興趣,思索一番後,轉而讚歎道:“這麽年輕的九級大魔導師,您將來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

這回,斂魂幹脆保持沉默。很久以前,這樣的話在他聽來就不痛不癢。

“對了,您在死靈之森裏待了這麽久,可曾聽聞死靈之森裏的那位法師?”曼德拉依舊再接再厲道。

“……聽過。”斂魂如實答道。

曼德拉見斂魂有所回應,才繼續接話:“那麽,您可曾見過他?”

斂魂聽後,隻抬眸瞟了曼德拉一眼。

許是曼德拉的計劃已經快進展到最後關頭,又或許他是想保證計劃的萬無一失,曼德拉此時的問話愈發的直接。當然,這樣的問題回答與否,對斂魂來說,相差並不大,他隻是單純地不想和曼德拉多費口舌罷了。

曼德拉見此,補充道:“莫非您真見過那位法師?關於他的傳聞這麽多,不知是否有一個是真的。”

修琅在一旁聽著二人對話,張口欲言,卻被旁邊的道格給止住了。

轉眼間,薩羅殿已近在眼前。

薩羅殿是麥希王國王宮中專門招待貴賓的地方。若是國王暫時有事,貴賓便會在那暫歇。這一點,全大陸有點身份的人基本都是知曉的。

斂魂施放神念,將整個薩羅殿探查了一番。最後,神念鎖定在殿內一殘存的魔法陣上。不過是他那個年代殘存下來的一個破損的魔法陣,竟然還妄圖禁錮他的魔力。

而道格一聽到要去薩羅殿,眉毛不禁一皺,見斂魂朝他看了一眼後,方才鬆開了眉頭,跟著曼德拉去了所謂的薩羅殿。

若論外觀的華麗程度,薩羅殿或許在麥希王宮裏並不排的上號。然而,走進去後,裏麵的每一件器具都精致到讓人歎為觀止。難怪這座宮殿會被用來接待外賓。當然,斂魂三人並不會在意這一點。

“修琅殿下,斂魂閣下,道格閣下,二王子殿下想必已在殿內等著諸位。在下也不便入內了。”

“嗯。”不待修琅和道格出聲,斂魂便簡單回複。

曼德拉雖然沉得住氣,但是念想過大,以至於蒙蔽雙目,看不清自己實力。這樣的人,他已不欲再多做糾纏。刀山或是火海,破了便是了。和他廢話作甚?與其浪費時間,不如早些回去研究亡靈魔法。他至今都還未找出晉級神級的途徑。

斂魂的話音一落,道格便首先跟上了斂魂,邁步進了薩羅殿。至於修琅,則是和曼德拉道過別,才快步跟上了二人。

三人越是朝薩羅殿內部行去,曼德拉的神色越見驚恐。那魔法陣竟是半點沒有見效。他的嘴唇翕翕合合,最後隻得傳音給二王子,而後直立在殿門口,靜待三人出殿。

斂魂破解法陣後,見曼德拉遲遲沒有行動,運起一絲精神力直擊曼德拉神經。若是麥希王國不采取行動,那他此番目的如何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