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
字體:16+-

15、第15章

第15章

﹁秦瀟,你們進來一下。

門外的兩人狐疑地踏入,秦瀟有點不爽的問:﹁幹嘛?我還要去吃湯圓呢,可別耽誤我太多時間。﹂

﹁秦湘被捉進牢裏了。﹂何霽睨了完全不緊張的秦瀟一眼,﹁你怎麽完全不為他擔心?﹂

﹁齊衍和你和楚烈一定可以擺平,有什麽好擔心的?﹂秦瀟聳了聳肩,根本不覺得這是什麽要緊的事。況且依阿湘的武功,他多花點力氣也能殺出一條血路來,到時候楚烈與何霽再來接應,怎會不成功?

﹁是死牢。﹂齊衍沒好氣的瞪向沒神經的秦瀟,﹁他殺了郭允明的侄子∣∣郭徹!﹂

﹁啊!﹂秦瀟一聽,總算緊張地大叫出聲了,﹁是那個該死的王八郭徹?他終於殺了他啦?﹂等他回來,一定要向他祝賀一番才行!

相較秦瀟的不知輕重,湛若水可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了。

﹁是飛龍使郭允明?﹂看來這下子秦湘難逃此劫了,縱使覺得他老是沒給自己好臉色看,但隻怕秦湘一死,秦瀟也不會開心。

﹁嗯,這次我也不確定花大筆銀子是否真能解決了。﹂齊衍搖搖頭,索性將兩封信都遞給湛若水看。

湛若水接過快速瀏覽一次,在看見鳳頭簪時一愣,﹁鳳頭簪?﹂

﹁你聽過?﹂何霽問。

﹁嗯,我爹最近來信告訴我,郭允明那群人間流傳著此簪關係一大秘寶,他也不知是真是假。﹂附帶一提,他已要湛海冰將信改寄到嘯鳴山莊了。

﹁你爹?﹂齊衍皺皺眉,他可不知鳳頭簪除了造價極昂貴外,竟還關乎什麽寶藏的,﹁對了,他不是湛門掌門嗎?怎麽會知道官場的事?﹂

﹁嗬,為了他無聊的救國理想。﹂湛若水淡淡一笑,﹁將錢往郭允明嘴巴送是不可能擺平此事的,找點有勢力的人來關說還比較有可能喔!﹂

﹁我當然想過。﹂說到這,齊衍眉心又攢得更緊了,﹁但我與那個當權的蘇逢吉不熟,而平章事楊邠與郭允明更是交惡,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的官階比他高了。﹂難不成要去拜托那個昏庸無能的皇帝嗎?

﹁我倒有一個人選……﹂湛若水看向兩人,美麗的臉上露出自信一笑。

秦瀟也被挑起好奇心地追問:﹁誰啊?﹂

握住秦瀟扯住他衣袖的手,湛若水想向他邀功之意十分的明顯,﹁樞密使郭威,我爹與他相善,他近日已回大梁,肯定可以。﹂

搭救秦湘之事如火如荼地進行,郭威卻為此舉再三遲疑。

﹁郭允明、蘇逢吉一黨人因我任鄴都留守一事已心生嫉恨,若為此事再生嫌隙,我怕……﹂

何霽隻是說道:﹁郭徹為虎作倀,人人皆欲除之而後快,況且我相信秦湘他並不是如此莽撞的人,此事一定另有隱瞞,難道大人忍心讓他冤死?﹂

郭威搖搖頭,﹁證據不夠充分,我實在無法斷定這件事是誰對誰錯;總之要辦這事,非得一切周延才成。﹂所以要他貿然幫忙,可是萬萬不行,就算是湛兄的兒子亦然。

﹁其實也非一定要大人出麵不可。﹂湛若水也幫忙出主意,﹁隻要你以探視縣官之名去到許昌,我們再乘隙潛入救人,也是可行。﹂

﹁但人救出來後,郭允明肯定不會輕饒,若他一狀告到皇上那裏……﹂郭威仍是略帶猶疑,馳騁沙場多年,學得的經驗便是小心為上。

湛若水道:﹁到時就需郭大人在皇上麵前美言幾句,讓郭允明知難而退。﹂

﹁不成,我……﹂

郭威正想搖頭,外頭仆役就拿著一封信踏入。

﹁大人,外頭有人要小的將信轉交給你。﹂

郭威自下人手裏接過信封,外頭字跡龍飛鳳舞,一直在一旁默不作聲的齊衍一看,當下變了臉色。

﹁可有看清是何人?﹂郭威問。

﹁布衣打扮,小的也不知是誰。﹂

﹁嗯,你下去吧!﹂他手一揮,來人便恭敬地退下,郭威撕開信封取出信一看,臉上忽然大現喜色,﹁成了!﹂

眾人皆疑惑地看著郭威,隻見他一掃愁容,向齊衍等人道:﹁斐大人不知從何處得到消息,竟說郭允明那裏由他幫忙疏通,至於凶嫌,他也已經找到,正命人將他押往許昌。﹂若此事有斐大人幫忙,自是再容易不過了!

湛若水聞言,立刻向齊衍與何霽笑道:﹁好了,事情解決……你們怎麽了?﹂他疑惑地瞅著臉色皆很沉重的兩人,不甚明白的問。

不是該高高興興的嗎?

兩人卻陰沉著臉不發一言,即便是齊衍如此喜結朋友者,竟也拒絕郭威的盛情款待,早早離開回嘯鳴山莊去了,隻留湛若水一人尷尬地向郭威解釋,順便代替兩人留在府裏與郭威把酒言歡了。

沒幾日就安然自死牢脫困的秦湘,在見到特地來接他的眾人時,隻是麵無表情地點點頭,但當他一一掃視過所有人卻沒發現蘇巧後,臉色隨即一變。

誰是蘇巧?齊衍等人隻是麵麵相覷。

秦湘並沒有多作解釋,他邁開腳步就往郭徹府邸走,﹁你們先走,我要去找他。﹂

耶?是誰能讓秦湘對秦瀟以外的人關切至此?克製不住好奇心,齊衍、何霽與楚烈都跟在秦湘後頭,看好戲去了。

來到郭徹早已門前冷落的宅院外頭,秦湘走進已沒侍衛留守的大門,一眼便看見那個總管,他走上前便問:﹁蘇巧呢?﹂

抬頭一見居然是那個死裏逃生的疑犯,總管氣憤地橫他一眼,就要邁步離開去指揮其餘將遣散的奴仆;秦湘不死心地跟上去,還想再追問,身旁就走近一位樣貌清雅的少年。

﹁你要找蘇巧?﹂他手上拿著一個大包袱,顯然也打算離開此地了。

秦湘點點頭,而帷繡則將他從頭至腳看了一遍,沒想到蘇巧竟然與當初在麵攤遇見的人會有如此深交。

帷繡似乎是覺得秦湘沒惡意,才輕歎一口氣道:﹁好幾天前我見他提著竹籃出去,就再也沒看他回來過了。﹂

而府裏又因郭徹的死鬧得不可開交,更沒人想起他已失蹤的事,自己縱使心焦,也隻能幹等,有人願將他找回,自是再好不過。

聽帷繡如此描述,秦湘立刻會意到蘇巧是去哪了,他連聲謝謝都沒說,馬上就往小屋奔去;可惜,來到溪畔的景象卻讓他心頭泛起一陣寒意!

就見那個裝吃食的竹籃已然掉落在地,地上的食物殘渣更已敗壞不知多久,門也是大敞沒有關上,由此可知蘇巧一定是遇見什麽事,才讓他走得如此匆忙!

齊衍等人也隨後趕到,見秦湘臉上明顯的焦心憂慮,便好意開口問道∣∣

﹁秦湘,蘇巧究竟是誰?﹂竟能讓他找得如此倉皇狼狽、憂心如焚?

秦湘隻是不語,他蹲□拾起那個竹籃將它放到桌上後,又將一直擺在木桌上的那隻破陶碗收進懷裏,才緩緩轉過身向眾人詢問。

﹁飛雁門在哪裏?﹂這是蘇巧最有可能的去處。

楚烈看了秦湘堅決的神情一眼,略略猜出端倪後才答道:﹁龍亭。﹂隨即他不放心的又問:﹁你與飛雁門有何過節?﹂秦湘不曾涉足江湖,怎會忽然問起?

秦湘不答,隻是從懷裏取出那枝鳳頭簪,將它遞給齊衍。隨後他身形一動,下一刻人已奔出門外,急著去尋蘇巧了。

握著那枝金簪,齊衍本該高興的心情卻因為秦湘的行為有些不安起來。

﹁要追他嗎?﹂他側頭問楚烈與何霽的意見,才將秦湘自高官手中救回,他可不想再牽扯到武林恩怨啊!

兩人隻是同時搖搖頭。

﹁由他去吧!﹂何霽望著已無人影的門外,﹁他必須親自去要回本該屬於他的一切。﹂郭徹的陰影已然消除,剩下的就是補足秦湘心中一直留存的缺口。

聽他這麽說,楚烈也隻是微不可見的搖搖頭。

那何霽他自己呢?他心頭的傷痛,又何時才能得到彌補?聰明如何霽,雖將旁人的一切看得如此透徹,但,卻永遠膽小得不敢去看清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