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20 明天就去總公司報到吧

字體:16+-

劉子光飯量很大一碗米線很快就見底了小雪說:“叔叔夠不夠吃我撥一點給你吧。”

劉子光忽然明白這頓飯雖然隻花了五塊錢但小雪已經是傾囊而出他趕緊推辭:“不用了叔叔飽了。”

小雪笑眯眯的問:“好吃麽?”

“好吃這是叔叔吃過最好吃的米線了。”

……

吃完了米線兩人從小鋪裏出來已經是深秋季節一陣風吹過小雪抱緊了胳膊在地上跳了兩下說:“叔叔咱們跑步吧跑起來就不冷了。”

“好咱們比賽。”

兩個人在空無一人的巷口裏歡樂地奔跑著跑了幾十步小雪就氣喘籲籲了累得站在那裏兩手扶著膝蓋說:“叔叔跑的太快了我追不上。”

劉子光也停了下來脫下m65披在小雪身上說:“小雪明後天有安排麽?”

“嗯明天星期六要補課星期天放假在家學習。”

“這樣吧後天出去買衣服買幾件運動服啥的叔叔帶你去。”

“叔叔我……”

“別說了就這樣定了。”

……

閻金龍接到電話就立即趕了過去醫院急診室裏兒子躺在病**哼哼著腿上纏著紗布旁邊還坐著兩個全副武裝的警察。

“兒子你傷到哪裏了?”閻金龍關切的問道東少把頭一扭理也不理他爹。

楊峰拍拍閻金龍的胳膊示意他出去說話。

到了外麵兩人點上煙楊峰說:“金龍哥這事有點大我怕是罩不住了你也知道槍案必破而且還牽扯到武警那邊的人麻煩啊。”

閻金龍不動聲『色』:“楊隊那哪是真槍啊就是個玩具打****彈的小孩拿出去玩而已哥哥相信你的能量絕對能擺平這個事別的不說了需要怎麽安排一句話。”

“行既然金龍哥你這麽說我也豁出去了我盡我最大能力盡可能把這個事兒壓下去。”

“謝謝你了兄弟。”閻金龍從手包裏拿出一張卡遞過去:“這裏麵是二十萬密碼八個八你先用不夠找我要。”

楊峰沒動任由閻金龍把卡塞到自己口袋裏說:“東東沒事子彈沒傷到骨頭武警開了三槍兩偏了一把小腿打穿了好好休養休養吧沒大事回頭我安排一個保外不用進看守所。”

閻金龍說:“這一槍也讓這小子長個記**報仇也不是這麽玩法。”

正說著急診室門口一陣大『亂』是閻金龍的老婆聞訊趕來和**碰上麵了兩人頓時廝打起來閻金龍苦笑著搖搖頭說:“兄弟你忙我過去看看。”

楊峰說:“你忙你忙哎對了東東帶著家夥去找誰尋仇的?”

“高土坡姓劉的。”

……

還是那句老話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晚上高土坡劉哥在一中學校門口曬馬的事情當天夜裏就傳開了說啥的都有劉哥已經名聲在外沒啥好說的了大家關心的是另外兩個主要配角一個是被劉哥包下的高中女生還有一個就是金碧輝煌閻老大的兒子東少。

閻金龍和劉子光的明爭暗鬥道上早就傳遍了金碧輝煌的保安主管禿子都讓卓二哥拿馬刀給剁了這事誰不知道現在又是東少搶劉哥的馬子好戲是越演越烈啊給江北道上人士平添了許多談資。

劉哥喊了幾百號人過來就是為了震懾一個十八歲的『毛』頭小子而且也沒打起來這讓大家有些小小的遺憾不過道上成名人士大多這樣上路之後就不明著打打殺殺了背地裏下陰招大家都拭目以待呢看後麵兩撥人怎麽開打。

結果第二天早上消息就傳出來了東少挨了槍子趴在醫院了大家就都愕然了劉哥太猛了有仇不過夜啊直接動家夥了再一打聽不對勁聽說東少是被警察打傷的大家嘖嘖驚歎又說劉哥好手段連警察都能調的動。

劉子光覺得很冤這次真沒有純屬東少這小子倒黴不過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你們愛怎麽理解都行反正和閻金龍的梁子是化不開了。

出乎意料的是閻金龍下麵沒有任何動作反而托人給劉子光帶話說兒子不懂事『亂』搞不好意思了。

劉子光才不相信閻金龍有那麽深明大義(文字版)現在雙方都緊繃著神經貿然行動肯定沒好果子吃不如先麻痹敵人伺機而動才能收到最大戰果。

這一套見得多了劉子光才不在乎閻金龍耍什麽花招過了一天他依約帶小雪去買衣服買衣服這種事情劉子光並不在行特地委托了疤子的老婆沈芳沈芳平時在家閑著沒啥樂趣除了帶孩子就是在淘寶上購物了用疤子的話說這娘們大學算是白上了現在唯一的本事就是買衣服。

沈芳除了喜歡打扮自己還喜歡打扮別人妞妞和疤子爺倆的衣服不用說就連和平飯店那些女服務員的服裝也是沈芳給設計定做的現在一聽說要幫人買衣服興奮地不得了帶著小雪和妞妞開著她的甲殼蟲就興衝衝上街去了。

一直到了下午三點逛街的人才掃『蕩』歸來大包小包自不用說沈芳累得哼哼的坐到椅子上說:“骨頭都散了今天可花了不少錢小劉哥回頭給我報銷啊。”

劉子光和疤子目瞪口呆的看著樓下服務員一包一包的從車裏拿著衣服疤子驚愕道:“你沒把人家商店搬空麽?”

沈芳得意的說:“就我們小雪妹妹那個身材就算把商店搬空都是應該的你們是沒看見小雪從更衣室出來之後那個效果幾個營業員下巴都掉到地上去了他們經理親自出來說要請小雪給他們當平麵模特形象代言人呢。”

“那你咋說。”疤子問。

“哼哼我告訴他一邊玩去我們家小雪是一中高材生將來要上北大的才沒興趣整這些破事呢咦小雪哪裏去了?”

抱著劉子光大腿的妞妞**嘴道:“小雪姐姐在外麵呢。”

“這孩子咋還害羞呢進來進來。”沈芳爬起來出門將小雪拉了進來。

屋裏人都覺得眼前一亮小雪上下煥然一新裁剪合體板型新『潮』的墨綠『色』純棉運動外套直筒牛仔褲白『色』運動鞋簡單素雅落落大方頭和修剪過了柔順的披散在肩膀上修長的頸子吹彈可破的肌膚含羞的笑容如果不知道的話還以為是什麽富貴人家的大小姐呢。

“小雪可擰了我給她買了那麽多衣服就喜歡這一套不過還別說她穿什麽都好看。”沈芳上下打量著小雪仿佛在欣賞一件藝術品。

“我報個賬吧今天我幫小雪買了出席各種場合的外套褲子鞋子靴子襯衣t恤腰帶包包帽子手套大衣一共是等等哈我看看票。”

劉子光半開玩笑道:“嫂子今天我沒帶幾個錢啊你饒了我吧。”

沈芳說:“小劉哥你怕了吧嘿嘿才不讓你出錢呢這些是我送給小雪的對吧小雪妹。”

小雪羞紅了臉點點頭低聲說:“謝謝芳姐。”

沈芳小手一揮:“沒事我最喜歡幫人買衣服了你打扮的好看我就開心妞妞小雪姐姐好看不?”

妞妞也跟著起哄:“小雪姐姐最好看了和媽媽一樣好看。”

疤子氣的把臉都扭到一邊去了嘀咕道:“*娘們這排的是什麽輩分啊。”

可不是麽自己喊劉子光為劉弟她非得喊小劉哥人劉子光和小雪是以叔侄相稱她又給串成了一個輩分她喊小雪妹妹女兒又喊小雪為姐姐這都tm什麽關係啊『亂』的跟棉花套子似的。

氣氛很歡樂疤子讓人安排了飯菜要留劉子光和小雪吃飯但是他倆都有事情劉子光要回家看裝修進度小雪要去醫院送飯老溫大哥的病情最近又有些惡化再次住院了醫院的飯菜太貴都是小雪在家裏做好了送去的。

疤子一聽趕緊讓人開火炒了兩個菜用保溫飯盒盛著要小雪帶去劉子光又給她一張公交卡兩千塊錢說:“這錢是陳老師囑咐我給你的你拿著買點零食給**爸改善改善營養。”

小雪沒推辭接了眼圈又有些紅劉子光說:“別哭以後有事就找叔叔我不在的話就找疤子叔和沈芳姐他們都會幫你沒啥過不去的坎聽見沒?”

小雪用力的點點頭:“知道了叔叔。”

……

劉子光來到至誠小區的新家裏這裏已經裝修的差不多了隻是簡單的刷了牆鋪了複合地板裝了熱水器打了一些吊櫃和櫥子風格都按老爸老**喜好來的雖然隻能算是簡裝但是已經要比大雜院的房子舒服多了寬敞的飄窗陽台正朝南把家裏的藤椅放上去躺著曬太陽別提多愜意了。

老爸老媽是滿意的不得了就這麽站在屋裏都能笑出來現在隻剩下一個問題了那就是兒媳『婦』的問題可惜方霏要三年才能回來啊。

劉子光一進門老媽就說:“小光你來晚一步李總剛走。”

劉子光說:“李總來幹什麽?”

“來視察工作順便看看咱們家裝修的進步人家李總說了裝修費用也算公司的李總可真是好人啊聽說才三十出頭就守寡了一個人帶著個小孩真是苦命人啊……對了李總說找你有事呢。”

“什麽事她說了麽?”

“還是和上回一樣啊讓你去總部上班我說小光啊人家李總對咱們家那麽照顧又那麽欣賞你你就聽媽一句勸跟人李總好好幹吧。”

劉子光哭笑不得心說老媽你是不知道我和李總早就幹過了但這話又不能說出口隻好敷衍道:“行我一定認真考慮。”

“還考慮什麽?在大公司當白領可比你在外麵自己單幹強得多你明天就去總公司報到吧。”老爸踱著步子從裏屋出來不容分辯的下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