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8-31 市長的條子

字體:16+-

劉子光打開旅行袋,拿出一個足球大小的東西來,錯綜複雜的金屬物體閃爍著銀白『色』的光芒,看起來很是眼熟,胡躍進指著這東西愣了半天,終於恍然大悟道:“鳥巢!”

劉子光手中的東西,正是奧運會主場館鳥巢的模型,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模型是用金屬鏤空而成,完全看不出任何焊接鉚接的痕跡,換句話說,這麽精密的東西,竟然是用車床車出來的。..|com|..

胡躍進八十年代初從警之前,曾經在一家機械加工廠當過三個月的車工學徒,懂得這裏麵的道道,這個精致無比的模型,隻有進口數控機床才能做得出來,而且是用整塊鋼坯車出來的,成本很高,非要計算價值的話,這個鳥巢模型可值不少錢。

但是他明白,劉子光特地前來自己的辦公室,絕不是為了送這樣一個模型的,而且這種機加工的玩意即使成本再高,也隻適合放在工廠的展覽室,『政府』官員的辦公室裏,還是適合放一些紅木雕塑、名人題字,領導合影什麽的,才符合官場『潮』流。

胡躍進這個副市長分管的範圍比較空,科技開發國有資產管理之類的邊角旮旯都歸他管,實際上他也是市委市『政府』兩頭跑,政法委那邊的工作偏重一些,為了方便開展工作,市『政府』這邊配置的秘書小李是省城理工大畢業的碩士生,考公務員之前在外資製造企業工作了一段時間,實際工作經驗比較豐富。

所以胡躍進很看重這個秘書,拿著鳥巢對李秘書說:“小李,你看這個鳥巢做的是不是惟妙惟肖啊?”

李秘書看了看,以專業眼光評價道:“相當精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是用八軸數控機床加工出來的,材質是45號冷軋鋼。”

胡躍進笑道:“小劉,我這個秘書說的沒錯吧?”

劉子光也笑著說:“說對了一半,材質是紅旗鋼鐵廠出產的45號冷軋鋼,但工藝方麵沒那麽玄乎,是我們晨光機械廠的技師手工加工的。”

“不可能!”李秘書脫口而出,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失語,笑了笑說:“我的意思是說,全手工的話成本過高,意義不大,這種水平的手藝,可以參加國際大賽了,這種級別的技師,在南方企業月薪是要上萬的。”

劉子光說:“這樣的技師,我們晨光廠不止一個,每月工資不過七八百塊,還不能按時發。”

此時胡躍進已經差不多猜出劉子光的來意了,他『摸』出一支煙來,微笑著看著劉子光,鼓勵他繼續說下去。

“或許有人要問,這不是捧著金飯碗要飯麽,有這個本事怎麽不去南方打工?但現實就是這樣,不管你說他們思想守舊也好,缺少闖勁也罷,他們就是不願意離開故土,離開家庭,離開廠子,因為他們心中都抱著一個堅定地信念,廠子一定還會重振往日雄風。”

說到這裏,劉子光自嘲的笑笑:“豪言壯語誰都會說,但真正做起來才知道難,老國企製度僵化,思想老舊,船大掉頭難,還養著一批吃閑飯的機關幹部,比起靈活多變頭腦開放的私營企業來,競爭力遠遠不夠,我們缺技術,卻新式設備,缺先進管理經驗,更缺資金和政策扶持,我父親是晨光機械廠的老工人,我母親是紅旗鋼鐵廠下崗的女工,我本人是晨光廠的民兵營長,總經理助理,所以今天我才坐在這裏,向胡市長求助,求您拉我們一把。”

劉子光的話說得很直白,沒有絲毫的拐彎抹角,就是來走門子的,換做別人,胡躍進早就讓秘書打發了,但是此刻他卻久久沉思不語,胡躍進是劉子光的上一代人,親身經曆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改革開放經濟軟著陸的陣痛期,知道下崗工人、破產企業的艱辛,現在這樣的困難企業還是存在的,市委市『政府』每次開會,都會照本宣科的提兩句,但是實際上沒人願意管這個爛攤子。

胡躍進眉頭一揚,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更加順眼了,他索『性』對李秘書說:“把那個會議取消吧。”

秘書出去打電話了,胡躍進點了支煙,繼續侃侃而談:“小劉,這麽說,你父母都是退休工人了……”

“是,我父親以前是晨光廠的鉗工,後來廠子不行了,退下來在至誠花園當保安,我母親下崗之後在環衛處工作……”

劉子光不卑不亢,應對自如,絲毫也不隱瞞自家的實際情況,胡躍進大為感慨,這孩子若是出生在家庭,指不定能有多大出息呢。

不知不覺已經中午了,李秘書再次進來,指了指腕子上的表盤,提醒胡副市長中午和省『政府』調研組有個會餐,這個可是不能取消的。

“說吧,晨光廠和紅旗廠需要什麽樣的幫助,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一定滿足。”胡躍進站起來說。

“嗬嗬,那我就不客氣了,廢棄的淮江三橋拆遷結束後會有一批廢鋼材,紅旗廠急需原料,但是資金短缺,您看……”

“這樣啊。”胡躍進又坐下了,拿出信箋刷刷寫了幾個字交給劉子光:“這條子你交給市國資委負責同誌就行。”

“謝謝胡市長,那我就不耽誤您的工作了,有時間一定要去我們廠視察啊。”劉子光是明眼人,早就看出胡躍進為了和自己談話推遲了工作,目的已經達到,哪還能再賴著不走啊。

“小李,替我送送劉子光。”胡躍進說。

李秘書送劉子光出來,看似不經意的提起:“劉經理,周文你認識麽?”

“認識,那是我同學。”劉子光說。

“哦,周文挺能幹的,當初我們一起進的市『政府』,他現在都是主政一方的地方官了,我還是個秘書,你們哪個學校畢業的啊,一個個的都這麽厲害。”這話李秘書是帶著善意的戲謔口氣說的,聽得出他和周文關係應該還可以,對劉子光也是盡可能的套近乎。

“我們啊,晨光機械廠子弟中學畢業的。”

“嗬嗬,晨光廠果然藏龍臥虎啊。”

……

後續的事情就不是劉子光去辦的了,他把條子交給了陸天明,陸天明又交給了衛淑敏,衛總派人拿著條子去國資委聯係拆橋剩下的廢鋼材,結果本來定好的拍賣會直接取消,八百噸廢鋼材直接讓紅旗廠派車拉走,貨款先欠著,什麽時候手頭寬裕什麽時候結算。

八百噸廢鋼材,回爐之後那將是多麽豐厚的一筆財富,尤其是在這個鐵礦石價格節節攀升,鋼材價格水漲船高的今天,這筆財富足夠支撐紅旗鋼鐵廠維持小半年的營運了,對此,衛淑**激的不知道說什麽好,此前他們也曾做過工作,但是人家國資委根本不搭理他們,打著官腔說什麽要公開拍賣,國有資產不能流失雲雲,胡副市長的條子一遞,這幫人的嘴臉立馬變了,又說什麽要大力支持困難國企建設,大家都是一家人雲雲。

國資委看的是胡躍進的麵子,最近江北官場變動很大,以往隻手遮天的李書記已經成為曆史,省紀委調查組進駐江北已經有些日子了,李治安的市委書記職務也已經暫停,南泰幫的幹部們人心惶惶,江北市區一派躊躇滿誌,江北官場被這幫南泰土條占據了不少時日了,也該換個人當家了。

省裏有小道消息稱,這次李的下台已經不可避免了,紀委調查完之後,就是雙規、轉入司法程序,搞不好弄個十年徒刑都是有可能的。

李下台之後,接任書記位子的很可能是現任市長秦鬆,而秦鬆留下的位置,胡躍進頂上的希望最大,最近這起追討被騙資金的大案,就是胡躍進親自坐鎮指揮,協調各方麵力量完成的,她女兒還衝在第一線,差點負傷呢,據說省委一號對胡躍進很欣賞,幾次在公開場合說這樣的同誌應該重用。

還有一件事,也讓南泰幫上下惶恐不安,幾乎沒有任何預兆的,南泰縣縣長唐初庵被拿下,而且不是被紀委雙規的,而是被檢察院拘留,罪名是瀆職致人死亡。

這件事的起因,還要說到夏天發洪水的時候,因為石料沒有及時送到,大堤上的搶險隊隻好用血肉之軀代替了土石方,結果大堤保住了,兩名年輕的武警戰士卻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檢察院一直在秘密調查這件事,最近終於水落石出,唐縣長出於宣傳方麵的考慮,故意下令讓運送石料的拖拉機延誤,以便和自己一起抵達大堤,結果唐縣長的麵子有了,不該犧牲的人卻犧牲了,省委鄭書記親自下令,嚴辦此案,唐縣長頭天還在縣『政府』主持會議,第二天就被檢察院帶走了。

縣長下台了,南泰縣『政府』十一位副縣長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目的都是為了扶正,但最終花落誰家,誰也不敢打包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