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人
字體:16+-

chapter 12

chapter 12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有兩麵性。

比如維爾和C,此刻他們是臨時搭檔,卻各懷心思。C的心思顯而易見,維爾則是隱忍不發。

C擺弄著手裏的小雷達,看上去與軍用的並不一樣,維爾略微瞄了一眼,屏幕上的閃著熒光的綠線布成網狀,那是他看不懂的坐標。

“我有時候在想,安塞爾為什麽會被捉到。”C擺弄著小雷達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跟維爾說話。

這一路上,他們拆掉了手機,焚毀了一切現代通信工具,連交通都回到了最原始的步行。而他的用途,不過是領路人,避開街道上的監控錄像,過馬路的時候也會選擇人潮湧動的時機。他忽然覺得,這個女人檔案上雖然是狂暴的,做事不經過大腦的。但是真正沒腦子的人會不會是自認為聰明的警探們?

“我想我們找到他們了。”C得意的笑了。

其實她笑起來挺好看的,維爾心想。

C將一塊口香糖扔給了他。

“喂,這可是新科技。”維爾盡量保證自己的手不發顫,這個女人竟然隨身攜帶這麽危險的東西?維爾審視著手裏那塊口香糖,其實比口香糖重多了,最起碼看上去薄薄的一片比兩把沙漠之鷹要沉。

“扔過去。”C的目光看向對麵一排整齊的倉庫,這片倉庫靠海,這裏是個廢棄的港口,早就沒有了停泊繁忙的船隊。

維爾掂量著手上的口香糖,突然想起吉米羅米奇酒吧的爆炸,C曾經隔著很遠的距離扔過一頂鴨舌帽,爆炸是不是她幹的?炸彈就在那頂鴨舌帽裏。

那如果是這樣,自己豈不是一開始就被騙了?

維爾站在那裏,沒有動。

“嗨,女人,我希望你能如實的回答我。”維爾聲音很低沉,他壓低了帽子,看不清表情,“酒吧的爆炸,是不是你做的。”

C偏了偏頭,不置可否。

“為什麽!”維爾覺得自己蠢透了,竟然眼睜睜的被騙了。“你當時也想炸死我對不對,是什麽讓你良心發現了?還是你覺得我也許警惕蘇小南的出現,要走了奧格斯特的鑰匙,所以才會留下我?”

C輕笑一聲,見他沒有炸門的意思,自己便向倉庫走去。

“你太高估自己的價值了。”

倉庫那邊,傳來的哐哐的砸門的聲音。

“喂喂,裏麵的老實點,被追殺還那麽囂張。”C在外麵幸災樂禍的喊道。

蘇小南一腳踹在門上,罵道:“你倒是快點來啊,還裝什麽大爺,”

“還有力氣踹門,看來晚幾天來也死不了。”C就還有那麽一顆微型炸藥,畢竟那東西看上去雖然小,卻是死沉死沉的,隨身攜帶兩枚已經是很不錯了。她蹲下身,從看似普通的靴子裏掏出一把手術刀,從兜裏又掏出曲別針,開始撬鎖。

蘇小南聽到外麵的動靜,冷哼一聲,說道:“就說女人麻煩,這個時候連破門而入都不會,你賺了那麽多黑心錢,就不知道帶把槍麽,撬鎖什麽……”蘇小南的話還沒說完,一把銀閃閃的光亮的手術刀從門縫裏橫了進來。好在他躲得快,不然就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怎麽,不說了?”C在外麵開鎖開的很是開心,“一刀就被捅死了。”

蘇小南心裏也明白,C其實也沒閑著,雖然不知道已經過了幾天,但他可以肯定,出事到現在,她的心裏絕對最緊張,也就沒有計較剛剛那一刀。

不過,事情好像很複雜。C的到來,讓他有了思考的時間,一思考他就頭疼。

“你最好快點,我是沒什麽事,大塊頭可能危險了。”蘇小南揉了揉疲憊的眼睛。

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

酒吧遇襲二十七個小時之後,維爾又一次見到了自己的搭檔,奧格斯特,雖然此刻他已經半死不活。維爾轉身看了眼蘇小南,本是要發火的,卻對上那雙布滿紅血絲的眼睛,心裏一下子軟了下去。

C卻沒有管那麽多,檢查了奧格斯特的傷勢,讓蘇小南去領了三個假身份證件,把奧格斯特送進了離這裏最近的醫院。

手術室外,蘇小南在洗手間洗了臉走出來,在自動販賣機裏買了瓶咖啡。眼睛幹澀的疼。從他有記憶以來從來沒這麽累過。

維爾趁著他放鬆的時候悄悄坐到了他旁邊。

蘇小南不樂意的向旁邊又移開了一下下。

維爾又靠過去了一點點。

蘇小南本打算再往旁邊移開一點點,卻發現再自己一般的屁股已經不在長椅上了……

“你到底想幹什麽?”蘇小南索性不動了,瞪了回去。眼睛疼……

“你說C是個什麽樣的人?”維爾擺弄著屬於他的假證件。

C的三張假證件,分別是她自己的,維爾的,還有奧格斯特的。至於蘇小南的,在他來到洛杉磯之前,他就有份華人旅行者的護照了,而且還是個很“別致”的名字。

蘇小南看著維爾手裏的證件,嘴角抽搐,憑什麽他的護照名字就是“賤人”……雖然是拚音,他也很不爽。

維爾等了半天,也沒等到蘇小南接話,抬頭看他,從側麵看去,這真是個好看的男人。他長得並不女氣,眉梢間卻有一絲陰柔,這就很有意思,總的來說,是很媚人的。

蘇小南冷笑一聲,嘴角輕挑,問:“看夠了?”

被他這麽一說,維爾又低下頭去,也沒覺得看他有什麽理虧的。

“我其實是在想,C是不是要殺我。”維爾說。

蘇小南仰頭喝完了一罐咖啡,還是很疲憊。

“一個人要死,總有他該死的理由。”蘇小南事不關己的提醒。

維爾撇了撇嘴,他顯然不覺得自己做過什麽該死的事情。

蘇小南看著手術室一直亮起的燈。心知自己當時隻是緊急處理,就算此刻在手術室裏的人是C,也不一定能救得回命硬的大塊頭。想到這裏,他覺得是自己欠了那個人一條命,雖然對方是心甘情願的。

一想到奧格斯特,蘇小南便覺得,或許應該對維爾態度好一點點。

“C最後還是選擇留下了你,所以你也沒什麽可擔心的。”蘇小南補充道。

維爾顯然沒想到他還會主動關心自己,有點驚奇的看著蘇小南。

蘇小南冷笑一聲,又要去買咖啡。

“我請。”說著維爾跑到了他前麵。

“你知道麽,我們到吉米羅米奇酒吧的時候,大約人都已經走了。”維爾猶豫了一下,接著說,“至少C是這麽判斷的。”

“然後他讓你去確認了酒吧的情況。”蘇小南平鋪直述。

“嗯。也算是這樣吧。我剛要去開酒吧的門,她就突然說要找的人已經不在這了……”維爾像是做了一個很艱難的決定,“我一直都在懷疑,是她炸了酒吧。”

蘇小南突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麽。”維爾問。

蘇小南笑的更開心了。

維爾有些不高興。

“她大概那個時候在拿你試槍子,發現人走了,就打算讓你也死在那,不過不知道出了什麽事情,她大概意識到你還有用,所以……”蘇小南的這個所以沒有說下去,維爾已經明白了,大概隻是要他配合著打電話騙長官,他才活了下來。

“我懂了。”維爾打斷了蘇小南的話。

“我倒是好奇,她讓你做了什麽?”蘇小南很開心維爾栽到C手裏。

“沒什麽,是我失職了。”維爾很沮喪。

蘇小南也不再多問。畢竟能讓一個男人沮喪的事情很多,男人其實是很脆弱的動物,尤其是在遇到彪悍的女人的時候。

他倒是不關心C要怎麽玩他們這些人。他隻關心,安塞爾會不會有事情。

奧格斯特後心那一枚子彈,精準的很,如果不是奧格斯特隨身穿著防彈衣,此刻他早就已經死了。即使穿了防彈衣,那一槍還是穿透了那件破衣服。隻不過減少了阻力,沒有直取心髒罷了。

那麽精準的槍法,如此霸道的力量,對手很強大。

蘇小南從來沒有見過不起作用的防彈衣,但是此刻他經曆了,卻覺得異常興奮,賭命的興奮感。

好像自己離安塞爾又近了一步。

蘇小南經常幫C做些審訊毒販子的事情,順便抽些油水,畢竟致幻劑本身就是種濃度很高,極易上癮的麻醉藥,可見用法不同,對人而言就是益害之別。

蘇小南本身很喜歡這樣的事情,一方麵可以旁觀C的彪悍,一方麵可以不用向政府登記就能拿到藥品(致幻劑)。而且販毒的人走出的毒品,總是高濃度的新產品,比之政府發放的要實用的多。

做這件事情也不是很容易,這需要算好時間,要在毒品交易之後,要在FBI抓到這群毒販之前。每一次,C都能快那些警探們一步。C對時間和機遇的把握,蘇小南是很有信心的。可是這一次,蘇小南深信,她也陷入了苦戰中。

他開始覺得有些好笑,和安塞爾在一起了那麽久,自己喜歡他了那麽久。除了知道那間小診所,除了知道他常去的酒吧,自己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這是愛情麽?

這是迷戀麽?

安塞爾從一開始,就沒有把他看的很重要,或許他隻是個床伴,比其他的任何人更能讓安塞爾找到快感的床伴。

C知道的比他多,比他更了解安塞爾。

他信任一個女人大於信過自己……

蘇小南自嘲的笑了。

維爾看著他的笑有點心裏壓抑,又有些憐愛之心升起,果然亞洲人的笑起來是很魅惑的。

C確實陷入了苦戰,做完手術,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她在看著那顆子彈出神。就算很多事情是意料之中,就算她已經知道是安德烈家族的人,就算她懷疑來的人可能是鷹眼,在沒有得到證實之前,心裏還是有一絲僥幸的。除了被譽為神之狙擊手的鷹眼,再也沒有人能有這樣的技術。

“防彈衣竟然都不在話下麽?”C笑著看著手中雕琢著蜿蜒圖案的子彈。

動手術的醫生陸陸續續的都出來了,但是“手術中”的燈依然亮著,維爾焦急的原地轉了兩圈,最後按耐不住,闖了進去。看到的是拿著子彈出神的C。

自從他跟上一任女朋友分手,他就發誓再也不找黃種人,他們太傷人,太無情了!可是此刻,他卻和一群黃種人一起行動者。聰明的維爾已經察覺到,自己對這個危險的女人充滿了向往……

“喂,怎麽樣?”蘇小南倚在門口,點了一根煙。

維爾皺了皺眉,手術室禁止吸煙,這是常識。

“還行,死不了。”C把子彈扔給蘇小南,走出了手術室。

三天之後,奧格斯特的情況好了很多,這段期間維爾在C的指使下,刪除了他們進入醫院的所有監控錄像,順便篡改了入院記錄。

奧格斯特做在床邊,吃著水果,想著下頓能不能吃點肉。不過C說,他現在腸胃很弱,隻能吃流質食物。奧格斯特覺得最近自己入院次數有點多了,想到這裏,他皺了皺眉。

蘇小南剛抽完煙走回病房,看到他皺眉,又退了出來,這家夥一點煙味都不能聞麽?

奧格斯特聞到了門口熟悉的煙味,立馬從食物的失落中打起精神,就差拿個鏡子梳妝打扮了,可是門外的人就是不進來,他看著那個身影,停在那裏,又失落了起來。

他為什麽就不能喜歡我呢?

“愣在這兒幹嘛?”C一腳踹在了門上,蘇小南這小子躲的太快……

蘇小南冷笑一聲,跟在C後麵進了病房:“有沒有跟你說,你這樣的女人沒人會娶。”

剛剛出去買飲料的維爾聽了這話,有些生氣。

C也沒去跟他貧,挑了正中間的沙發做了下來,上下打量著奧格斯特。

奧格斯特還是很怕C的,他總覺得C對她那麽好,三番五次的救過他的性命,他卻利用了C去抓安塞爾。此刻他低著頭,就像個犯錯的孩子。

蘇小南看著不由得很生氣。

“喂,小八,一個女人,你至於害羞成這樣嗎?”蘇小南冷笑道。

“不,不是的……”奧格斯特剛要解釋,對上蘇小南的眼睛,就覺得心髒撲通撲通跳個不停,臉瞬時就紅了。

蘇小南皺起了眉:沒用的廢物……

C不耐煩的喝了杯水,盯著奧格斯特,等他正常。

“對不起。”奧格斯特抬起頭,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C。

C冷笑一聲,那杯水就潑在了奧格斯特的臉上。

“喂,你幹什麽!”維爾趕忙衝了過去,蘇小南隻是輕笑著,反正事不關己。

C拿過奧格斯特床頭上的毛巾,擦了擦手,說:“我們開始說正事。”

蘇小南知道,要讓C原諒一個人很難,或許根本不可能,但是現在奧格斯特對她好像很有用。所以才沒有宰了他。

“鑰匙我是不會給你的。”奧格斯特堅定了自己的立場,即使我覺得對不起你,我也有我的職業道德。

C笑了一聲,說:“你的鑰匙已經完全沒用了,約翰那家夥大概已經撤了什麽所謂的三道保險了。本來說起來,現在已經死了兩個守衛了。”

“什麽?德裏斯和長官死了?!”奧格斯特震驚的瞪大了雙眼。

維爾在旁邊咳嗽了起來。

蘇小南覺得好笑,背過身去不去看他,肩膀不住的抽搐,C看了他一眼,這貨笑瘋了。

“是你和德裏斯死了。”維爾無奈的拍著他哥們的肩膀。

“為什麽?”奧格斯特抬頭看著他唯一可以信任的搭檔,“那我們是怎麽入院的?”

“這個……”維爾看了眼C,從兜裏掏出一本新護照,交給奧格斯特。

“這是什麽?”奧格斯特問。

“給你的。”維爾答完之後,看著窗外的浮雲。

奧格斯特打開那本護照,照片是他,中國人遊客,他默默合上了那本冊子,看了著C,憋了好久沉默不語。

“C,我覺得你太小心眼了。”奧格斯特不滿的抗議道。

蘇小南很自然的從他手裏拿過那本護照:“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