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舞
字體:16+-

第二十七章 賭約

忌日?寧兒心裏隱約有些悲,她一瞬間想起了她的母後。

“好了,這院子就是爹的蒼瀾院,你和我進去吧。”藍雲在兩個彪形大漢把守的院落前對寧兒低聲說到。

寧兒點點頭,看了看那兩個守衛,他們也是一身白衣。

穿過錯落的花廊,踏過精心造就地池上木橋,寧兒跟在藍雲的身後在這庭院裏遊走。百花送香,千葉撓頭,婆娑的錦樹繁花中竟也有著墨竹雅影,好一處別致韻味的院落。這裏雖比不上皇宮的雄偉,卻也有一宮的氣派,這裏精致的一切,都讓寧兒心潮澎湃地同時也覺得它的名字和那蒼瀾兩字不符,沒什麽滄桑之感,卻是一院的優雅。

“這裏是你爹的院子?怎麽如此的……”寧兒倉皇的閉了嘴,這裏是藍家,她意識到有些話說不得,她差點要說一個老人家的庭院雅致的如同後宮一般。

“怎麽?你是不是想說太雅?”藍雲似乎知道寧兒想要說的是什麽,“這裏的一切都是我娘在時的樣子,這院落也是一直跟著她的容叔打點的,他們不在後,這裏爹一直叫人用心打理,這些年從來沒有改變過。”

“原來是這樣。”寧兒的疑惑所解,不過……“你說他們?”

藍雲看了看周邊的景致:“我說的是我娘和容叔,我娘去世以後,容叔也離開了。”藍雲說著指了下前麵已經顯現出來的一間大屋:“好了,我爹在書房等你,就是這間大屋,你進去吧,一會你出來的時候會有下人在這裏等你的,帶你去新的房間。”他說完就欲轉身。

“藍,藍爺。”寧兒急忙的開了口,卻再喊出口後有些尷尬,“能不能不給我換房間,我,我喜歡那裏的桃花。”

“你還要在哪裏?”他抬了抬眉。

寧兒點點頭,她認為在那裏,一定可以再看見羽。

“你還不死心嗎?”藍雲的聲音突然有些冷了起來。

“也許他是忘記了我,可是,我至少可以看到他,那也是滿足。”寧兒認真地說著,對於藍雲她淺意識裏是有著好感的,所以當看到藍雲那有些嚴肅的神情時,她可以感覺到在她和藍羽之間已經出現了一條需要跨越的鴻溝。

“滿足?嗬,世人的貪心我可見過,怎好這麽簡單的就滿足。好吧,我知道了,你去吧。”他說完就擺了手。寧兒點了點頭,向那間大屋走去。

門口沒有人,寧兒伸手摸索著房門,那斑駁的木皮似乎在告訴她這座山莊存在的久遠。

“來了就進來吧!”屋內是那洪亮的聲音,驚的寧兒縮了手。在深吸一口氣後,她推開了房門。

屋子很大,正對的廳內一邊是一個兵器架,擺放著一些刀劍,而另一邊則是一架多寶格,擺著一些玉件兒和花瓶瓷盤,多寶格的錯落處隱約顯lou著其後的書架等物,看起來還有點點書房的味道,隻是寧兒此刻麵對的房間正中是一把太師椅,那裏正端坐著藍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