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狼
字體:16+-

第二章

第二章

一百八十年前。

他站在翠雲山的山腳下,天元派的匾額在不遠處的山門上高高懸掛,天元派征召弟子的應征登記處就在他眼前。登記處隻有三張拚成一排的木桌和三把椅子,椅子上坐著三名天元派的弟子,負責記錄應征人的姓名並且編號。

他低著頭,有些膽怯地站著,四周的眾人都在目不轉睛地看他,讓他很不自在。隻有登記處木桌後坐在正中的那位年輕弟子神色如常,語氣平緩地問他:“你想做天元派門下的弟子?”

他點了點頭,嗯了一聲。清涼的山風吹過,拂動他耳尖銀色的絨毛。

那位年輕弟子放下筆,神色依然如常,語氣依然平緩:“但,很抱歉,天元派不收妖怪。”

他頭頂上的尖尖雙耳顫了顫,驚慌地抬起頭來,將前爪伸到眼前翻來覆去地瞧,再摸了摸臉,前爪和人的前爪一模一樣,臉上也沒有毛,明明變得很像了,為什麽還會被認出來?四周的眾人一陣哄笑,他不知所措。

隻聽見那名年輕弟子繼續說:“你是狐妖或犬妖?你身上的妖氣很純淨,應該是從未傷過人,因此在場的人都沒有擒你。人與獸妖雖然殊途,但隻要潛心修煉,都能成仙,你身上已有修為,隻要能堅守正道,千百年後,定有所成,快些回去吧。”

那位年輕弟子身邊的另一個少年弟子接口道:“是啊,你聽蕭師兄的話,快點回去。萬一等一會兒我們的馬師伯出來,他老人家見一個妖怪拿一個,可不管你有沒有傷過人。”

他黯然低頭,默默擠出人群,一點點向遠處走,準備回到他的小窩裏去。

身後忽然有人在高喊:“喂喂,兄台,等等~~喂喂,那位頭上長尖耳朵的兄台,等等等等~~”

他繼續傷心地向前走,身後忽然追來一個人影,蹭地擋在他麵前,他一抬頭,看見了一個看起來約十六七歲少年對自己咧嘴友好地笑:“兄台,我叫薛少慕,也是過來參加天元派弟子招募的,我看兄台你氣宇非凡,心生仰慕,想和你交個朋友,不知道你有沒有空,我們去那邊人少的地方聊聊?”

少年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話,他有些似懂非懂,茫然地點了點頭。少年立刻抓起他的左前肢,嗖地將他拉到了一處人較少的灌木叢邊,在一塊長長的青石條上坐下。

少年長得劍眉朗目,一雙眼看起來總笑嘻嘻的,說話時眉飛色舞,話語滔滔不絕,他很疑惑地小聲問:“你為什麽要喊我兄台?”少年立刻揚眉道:“這個麽,乃是一種客套的稱呼,行走江湖,遇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陌生男子,就要稱呼一聲兄台。不過,你看起來好像比我小,像十三四歲的樣子,我今年一十六歲,你多大?對了,你是妖,應該其實年紀挺大了,這樣吧,告訴我你叫什麽。”

他老實地答道:“我叫流華,我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生的,後來也忘了數過了多少年,所以忘了我有多少歲。”

少年了然地點頭:“那,你看起來比我小,就算你比我小吧,我以後照應你!”上上下下又看了看流華,“你是狐狸還是犬?”

這話讓流華心中有些刺痛,挺了挺脊梁,鄭重道:“我是狼,銀狼。”

“唔。”薛少慕看著他,雙目炯炯,“你會變成人,應該懂很多法術嘍?”流華老老實實地說:“我不知道什麽叫法術,不過我一直就會變成人的樣子,沒人教我。”

“啊?”薛少慕滿臉驚訝,“竟然是天生的。那麽像是將一塊大石頭從這個山頭飛到那個山頭,站在溪水邊讓魚自己從水裏飛出來,不用火石讓木材自然起火之類的,你都會嗎?”

流華點頭。薛少慕右手攥起拳頭向左手掌心中一砸,興奮地“嘿”了一聲,然後再接著問流華:“你為什麽要進天元派啊?”

流華吸了吸鼻子,低頭道:“為了報恩。坐在桌子後麵中間的那個人,他和一個女孩子救過我。”

薛少慕滿臉驚詫:“你說的是那個蕭景若?!據說蕭景若是天元派掌門座下最受器重的年輕弟子,他救過你?”

流華點了點頭。

他是一隻被拋棄的幼狼,從有意識起就獨自在玉泉山的野草堆裏掙紮過活,多年前的一天,他跌跌撞撞地奔跑在草叢中,尋覓別的野獸吃剩的殘渣,忽然一條巨蟒躥出來,對他張開血盆大口,他嚇得縮成一團,瑟瑟發抖,忽然一支羽箭飛來,釘死了蟒蛇,接著,他被一雙溫暖的手從草叢中抱起,抱他的人是一位很美麗的少女,笑吟吟地托著他給一位藍衫少年看:“師兄師兄,你看,這隻小白狗好可愛。我把它帶回去養好不好?”藍衫少年凝目看了看他:“這是隻銀狼,不是狗。似乎身上還有些微薄的妖氣,恐怕是妖狼,你帶它回去,被師伯看見,肯定會要它的命。天元派不收留妖精,況且狼是養不熟的。還是將他留在此地吧。”少女不滿地嘟了嘟嘴,慢慢將他放下,伸手戀戀不舍地摸了摸他的絨毛,“小狼,你要乖乖地小心地哦,遇見危險要趕緊跑,知道了沒有。”他伏在草叢中,睜大雙眼看著少女和少年並肩踏劍禦風而去。

對救你的人,必要報恩。幾年後,還是在山裏,年長的老山貓鄭重地告訴他這個獸族的規矩。他暗暗下定決心,要回報那兩個人的恩情。

“而且,聽說,天元派中人都很厲害,山上的妖精們都怕他們,我也想,如果進了天元派,可以不用再受欺負。”他用前爪扯著自己變出來的衣裳的衣袖。

薛少慕滿臉釋然,道:“原來如此。我呢,是被我爹逼著來的,我爹和天元派的軒轅長老是世交,我不愛好好練武,老頭子大怒之下就踢我來天元派學什麽仙道之術,要我光宗耀祖。軒轅伯伯不肯給我開後門,天元派的入門試煉那麽難,我從來沒煉過什麽仙道之術,哪裏過得了關,我爹他非說我進不了天元派就打斷我的腿。還好,”薛少慕雙目炯炯,一把抓住流華的雙肩,“你我居然在此處相逢,真是天無絕人之路!我有個辦法,能讓咱倆一起進天元派,隻是……你要受點委屈,你願不願意?”

流華驚喜地睜大雙眼,重重點頭。薛少慕道:“我剛才去問了問招募弟子的規矩,原來豢養靈獸的人可以和自己的靈獸一起參加試煉,過了關就能一起進天元派。你願不願意裝成是我的靈獸?不過……先說明,就算你我一起進了天元派,你也隻能做靈獸,不能做普通弟子……但是,我保證,我會把你當兄弟看,我學的東西會偷偷教你,不會讓你受委屈,我還幫你報恩,你,願不願意?”

流華立刻點頭:“我願意。”隻要能進天元派,什麽都願意。

薛少慕笑逐顏開:“好,我這就去排隊,再報一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