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狼
字體:16+-

第三章

第三章

數天之後,流華和薛少慕一起站到了天元派的虛清殿內。UC 小說網:天元派每次招募弟子,隻招三人,招募試煉已經結束,薛少慕是第三名。

薛少慕看上去挺興奮,流華也很開心,薛少慕的提議果然行得通,他也可以一起進天元派。流華偷偷打量殿內,殿上掌門座位旁坐著一位須發銀白的老者,兩側坐著各位長老,年輕的弟子們在階下依序站立,隻有蕭景若站在階上長老座椅的最末端。

薛少慕也在偷偷四處打量,一雙眼卻瞟向女弟子們站的方向,忽然小聲對流華道:“喂,你看右邊柱子旁的那個梳雙鬟的女孩子,漂亮吧,我看這些女孩子中她最漂亮。”

流華嗯了一聲:“她就是救我的另一個人。”

“啊?”薛少慕咂了咂嘴。階上的一位長老忽然重重咳了一聲,薛少慕立刻不說話了。

有兩名弟子給薛少慕等三個新入門的弟子發了衣物,再讓他們對掌門和各位長老行禮,聽長老們朗讀各項門規,然後再去給曆代已經飛升成仙的祖師畫像上香,入門儀式就算完成了。

在入門儀式前,曾有一位長老起身反對過薛少慕和流華進入天元派,理由是薛少慕並不懂仙道之術,試煉的關卡完全是流華闖過去的,流華是隻妖力強大的小妖怪,薛少慕明顯完全沒有降馭他的能力,不符合豢養靈獸的主從條件,流華進天元派目的不明,薛少慕可能被他利用,留下他們恐怕會成為以後的禍端。

後來,流華才知道,這位長老就是那位見妖便拿的長老馬誌道。

馬長老的話頗動搖了一些人,幸虧掌門的立場很堅定,還有位和薛少慕家有交情的軒轅長老幫他們說話,薛少慕和流華方才被有驚無險地留下來。

中午十分,流華坐在祖師殿的台階下,等著薛少慕參拜完祖師畫像出來。他是薛少慕豢養的靈獸,沒有資格進祖師殿。天元派的弟子三三兩兩地從他身邊經過,有的側頭側腦地打量他,還有的對他噓噓地吹著口哨。“是狗麽?”“不是,聽說是狼……”“真的是狼,耳朵和狗一樣!”“你說它是吃飯還是吃生肉?咱們天元派可是吃素的,它會不會餓死。”……他被指指點點,覺得有點難受,低頭坐著,假裝沒聽見。

忽然有輕輕的腳步聲近,四周的指點議論聲瞬間靜了下來,他抬頭望,看見蕭景若正向這邊走來,蕭景若走到流華身邊不遠處,轉目看了看四周聚攏的男弟子們:“中午修習都做完了?”小弟子們立刻賠笑道:“沒有沒有,蕭師兄,我們馬上就去。”一溜煙地四散開。流華站起身,感激地看著蕭景若,蕭景若看了看他,神色卻沒什麽變化,繼續向前行去,流華快步追上,他懷裏抱著薛少慕的百寶袋,袋子裏裝著各種吃食,流華從袋裏掏出一個桔子,扯了扯蕭景若的衣襟,遞了上去。

蕭景若停下腳步,怔了怔,看了看那個桔子,卻沒有伸手拿,隻說了一句:“進了天元派,凡事謹慎些。”便轉身走了。流華拿著桔子愣愣地站著,聽見身邊隱約有弟子說:“哈,那個小狼精挺機靈的,知道討好蕭師兄。”不由得又低下頭,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嗬斥:“說什麽呢!就會欺負小孩子!”

流華詫然發現,身邊不知何時呼啦啦圍過了一大群天元派的女弟子。其中一位師姐豎起柳眉大聲嗬斥剛才陰陽怪氣的男弟子,緊接著師姐們紛紛高呼“好可愛”,湊近過來,一邊問他“叫什麽名字”“多大了”一邊伸手捏他的臉和耳朵,流華結結巴巴的,不知說什麽好,覺得臉和脖子都火辣辣地熱,幸虧薛少慕參拜祖師儀式結束,及時殺進包圍,將他從師姐們的手下解救出來:“各位師姐各位師姐,我們先跟著師兄去認房間,改日再和各位師姐請安。”師姐們方才戀戀不舍地又摸了幾把,各自離去。

流華早已分不清東南西北,傻愣愣地站著,薛少慕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不出,你還挺行的。”

天元派的弟子每人都有各自獨自的房間,但根據輩分不同房間也不同,薛少慕這樣初入門的小弟子分到的是最普通的青磚灰瓦房,房間裏隻有一張窄床,一張方桌一把椅子和一個木箱,薛少慕向給他們分房間的師兄道:“能多加張床麽?不然流華睡哪裏?”

師兄道:“當然不行,它不是你的靈獸麽,在牆角鋪個蒲團給它睡就行。”

晚上,薛少慕趴在**鋪床,流華默默地坐到牆角邊。薛少慕拍拍被子:“你不坐椅子坐在那裏幹什麽?過來睡啊。”流華低頭道:“我等下變回狼形,在這裏睡就好。我以前都是睡山洞,野草堆裏也睡過,牆角已經很好了。”薛少慕拉下臉道:“你說什麽呢,我說過你做我靈獸是權宜之計,其實咱倆是兄弟,你這樣是不是不把我當兄弟,讓你睡牆角我還是不是人!過來!”流華頭頂的尖耳動了動,走過去鑽進被子,薛少慕熄了蠟燭,也鑽進被子,歎道:“唉,這床,實在窄了點。我晚上睡覺可能擠人,你先將就點,等這幾天我看有沒有空去集市上再買些被席回來,在地上鋪個鋪,咱倆一替一天換著睡。”流華嗯了一聲,他這是平生第一此次蓋著被子睡在**,感覺被子很柔軟,很溫暖。

這一夜,薛少慕滾下床數次,每次都嘀嘀咕咕抱怨著天元派小氣再爬上來,第二天清晨,流華醒來,房中鼾聲陣陣,**卻沒有薛少慕,急忙探頭找,卻發現薛少慕正在地上抱著床腳呼呼大睡,口水橫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