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狼
字體:16+-

第四章

第四章

正式進入天元派後,流華發現日子過得很快,也很簡單。

天元派的弟子修煉仙道的課業很緊,但每天隻有兩個時辰是可以帶著靈獸修煉的。其他的時候流華都在房裏等著薛少慕,或者在天元派中四處轉轉,看看有沒有機會報恩。

當年救他的那個女孩子,原來就是軒轅長老的女兒,名叫軒轅蘭芷。薛少慕和流華正式進入天元派的第二天,軒轅蘭芷就和另外兩個女弟子一起,在中午休息的時候敲開薛少慕和流華住的小屋的房門。另外兩個女弟子像是有點害羞,小聲說了些什麽將軒轅蘭芷向前推了推,軒轅蘭芷大大方方地笑著問:“薛師弟,我們能進來看看你的靈獸嗎?”

薛少慕看見軒轅蘭芷,臉笑得像朵喇叭花,連忙說:“好啊好啊,幾位師姐請進。”一邊對流華招手,“幾位師姐來看你了。”

軒轅蘭芷和另外兩名少女將流華圍住,上上下下地看,一麵議論紛紛:“啊啊啊,真可愛。”“眼睛好漂亮~”“皮膚好好~”“耳朵,耳朵最可愛!”流華低著頭,手足無措地站著,薛少慕在一旁殷勤地端茶遞水。

軒轅蘭芷忽然問:“我能摸摸它的耳朵麽?”不是問流華,卻轉過頭來問薛少慕。薛少慕愣了愣,道:“啊,你問問他願不願意。”

軒轅蘭芷眨了眨明眸,笑嘻嘻地問流華:“摸摸你的耳朵,可不可以?”問的時候手已經伸了出去,碰了碰流華的耳尖,流華的臉蹭地全紅了,求救地抬頭看了薛少慕一眼,薛少慕張了張嘴,剛想說些什麽,軒轅蘭芷又轉過頭來:“薛師弟,你能不能讓它變回狼的樣子,就變一下下,好不好?”流華滿臉不情願,薛少慕將他拉到一邊,小聲道:“她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嗎?變一下,隻當報恩了。”流華咬著牙點點頭,驀然變回原身,他的原身還是隻未成年的幼狼,頭頂和脊背上銀白的毛尚未變硬,仍是絨毛,頭是幼年的形態,略有些圓,綠色的雙眼也還沒有變得縱長,依然圓溜溜水汪汪的,軒轅蘭芷和另外兩名少女將它抱住蹭了又蹭,愛不釋手地來回撫摸,鬧了半個時辰方才告辭離開。流華變回人形,默默地在床邊麵向牆坐著,他方才連肚子也被摸了,他覺得有些羞恥,他很憂鬱。

薛少慕安慰他:“看開點,被女孩子摸摸不算吃虧。我剛才也說了,隻當是報恩。”流華嗯了一聲,仍然很憂鬱。薛少慕的眼珠轉了轉:“你如果不喜歡被蘭芷師姐摸,我可以幫你報恩,以後她由我來負責,你隻管去向蕭師兄報恩,好不好?”

流華轉過身:“真的嗎?”目露感激。薛少慕卻被看得有點底氣不足,支支吾吾承認道:“當然我也沒按什麽好心,蘭芷師姐挺漂亮,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懂嗎?”

流華當然不懂,他真心實意地覺得,薛少慕替他向蘭芷師姐報恩,真是個好人。薛少慕至此之後果然像隻發現了美味佳肴的蒼蠅一樣,流連在蘭芷師姐的四周。流華也看出他很盡力了,但是蘭芷師姐和其他師姐們仍然時不時出現,圍住他上下其手。

流華抓緊一切可以抓緊的機會,跟在蕭景若的身後,蕭景若的修為是長老之外所有年輕弟子中最高的,而且傳言他有望繼任下任掌門,他平時不苟言笑,舉止嚴謹,似乎也沒什麽可讓流華報恩的地方。流華隻得遠遠藏在他練功場所以及平時休息散步的場所附近,在覺得蕭景若累了渴了的時候,潛到他周圍放點鮮果清水,再迅速逃走。

一開始,流華執著地想把那個被蕭景若拒絕的桔子送出去,但是一次兩次三次,蕭景若始終沒有碰過桔子,桔子終於開始幹癟腐爛,流華在晚上捧著它沉默,薛少慕冷眼觀察他兩三天,終於忍不住了,在某天晚上說:“噯,今天我隨口替你打聽了一下,蕭師兄他不能碰桔子,一碰身上就起紅疙瘩,你換別的東西試試,我這裏沙梨蘋果都有。”流華第二天換了個水梨,趁蕭景若練劍時放在他放劍鞘的石台上,中午再過來看時,水梨果然沒有了。

一天兩天三天,日子就這麽過去,流華覺得自己欠下的恩情在一點點地還完,感到很滿足,究竟要在天元派呆多久,以後又要做什麽,他卻沒有想過。